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贾跃亭因风暴而破产停牌,体育是罪魁祸首还是受害者?

曾经主宰创业板的两大“妖股之王”暴风和乐视,有太多的相似之处,这曾经是两家公司高峰期最热门的话题。风暴曾被称为“小雷”。如今,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接一个退市的节奏,但他们仍然保持着紧跟潮流、抢占头条的默契步伐。即使在讨论他们失败的原因时,许多狂热的投资者到目前为止一直迷恋他们,他们总是把他们的不满发泄在体育上,指责体育压倒了他们。

7月1日,暴风集团正式停牌。暴风集团曾创下37只a股的每日涨停纪录。此前,5月14日,深交所决定终止乐视的上市。如果不出意外,深交所还将在15个交易日内对暴风集团做出退市决定。停牌通知发出时,这场风暴中有6万名投资者欲哭无泪,其中许多人是在乐视和风暴中不断打雷的“双筒枪”。

一天后,7月2日,LeTV.com创始人贾跃亭发表文章《努力创业,重启生活,带着我的歉意、感激和承诺》,称自己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并特意预留不超过10%的债权人信托资金作为对乐视股东的补偿。这张空头支票曾经让1亿多热钱进入乐视(),但很快,乐视的澄清声明就像泼了一盆冷水:“无法判断乐视股东将来是否可以向贾跃亭申请赔偿,也无法判断。在索赔池中保留信托资产以补偿乐视股东的可行性。随后,乐视继续按预期停止下跌。迄今为止,乐视已经连续17个交易日下跌,其26万名股东集体窒息。

无论是乐视还是暴风城,通往崩溃的道路和崩溃的原因都是显而易见的,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东方Fortune.com这样的投资平台上,仍有大量热情的投资者为“贾布斯”和冯欣欢呼,同时简单粗暴地抱怨体育运动粉碎了颠覆时代的两个新生态物种——乐视和暴风城。

在各种各样的抱怨中,a股在7月迎来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在上证综指回到3000点后,市场出现了看涨情绪。一些部门继续上升和下降,甚至文化旅游和电影等行业,由于流行病恢复工作的比率较低,继续欢迎库存量,专家只能用所谓的“技术补偿”和“估价修复”来解释。只有体育概念股是个例外,它更沉默和孤独。此时,支持暴风城和乐视的投资者专家对体育的声音更大了。

面对这种近乎横扫一切的量和严肃的分析,乍看之下,不仅一些无知的追随者疯狂地赞美,而且一些体育产业从业者不禁怀疑体育产业是否是一个害虫。目前,体育产业的投资热情确实处于低迷状态,但强行将体育视为乐视和暴风集团退市危机的罪魁祸首是不公平的。

诚然,体育曾经是这两家公司的关键业务部门之一,疯狂地烧钱,也是亏损严重的生态之一。乐视网2019年财务报告直截了当地表示,乐视体育和乐视云的非法担保案件产生了约90亿元的相关负债,这是公司巨额亏损的直接原因,并触发了退市机制。暴风集团的创始人冯欣因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而被捕。冯欣失去联系后,暴风集团甚至无法提交2019年的财务报告。这些无疑是让狂热的投资者指责体育的直接证据。

回顾过去,无论是贾跃亭将乐视体育视为“七大生态之子”之一,还是冯心浩说“暴风体育将在100天内超越腾讯和乐视”,这两位“妖王股”的操盘手对体育产业的前景确实很乐观,他们确实投入了巨资。为了收购MP&Silva,冯欣动用了自己2亿元的资金,筹集了高达52亿元的资金,最终以47亿元收购了MP & Silva 65%的股权。然而,更重要的是观察他们说什么和做什么。无论两人的初衷是为了安排体育活动,事实上,作者等人不敢说他们能理解乐视的生态布局,但客观上,体育部门已经成为这两位生态反主人吸引投资、创造概念推高股价的工具。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回顾乐视主导创业板市场、市值飙升至1500亿元的过程,乐视体育的成立也功不可没。中国体育产业浪潮的到来与乐视股价的飙升高度一致。更重要的是,乐视的长期融资渠道单一,现金流紧张,关联交易过多,而乐视体育实际上已经成为乐视多元化业务布局的钱袋。

2016年,乐视体育仅在第二轮就筹集了80亿元人民币,估计价值为215亿元人民币。即使因过度经营和过度囤积版权而遭受严重损失,如2016年仅中超联赛版权一项就花费了13.5亿元,但仅收回5000多万元,造成13亿元的损失。然而,客观地说,如果所有的资金都用于乐视体育的运营,相信乐视体育仍会度过难关。遗憾的是,乐视体育最终完成的大部分融资被贾跃亭违规注入汽车制造业务,而LeTV.com违规提供担保。现在,它已经被乐视体育的投资者起诉要求恢复。最后,有90亿元违规退出担保,造成巨大损失,被迫退出市场,这可以追溯到贾跃亭挪用资金。

对于冯欣来说,随着并购浪潮的爆发、冯欣采取的强制措施以及光大银行高管的变动,之前并购MP&Silva的细节被泄露了出来。冯欣当时收购MP&Silva的初衷之一是将这一“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从而进一步推高股价。

2015年3月24日,暴风城如期上市。尽管暴风影音在市场占有率和收入能力方面并不出色,但出人意料的是,在当时的牛市冲击下,暴风影音的股价在40个交易日内实际上涨了37倍,打破了整个a股市场的每日涨停记录。暴风公司的市值也飙升至360亿元,动态市盈率超过250倍。金融媒体人士吴晓波直言不讳地表示,“疯狂”和“这是近十年来最大的资本泡沫”。

我们必须知道,在风暴开始时,冯欣对风暴能够突破100亿市场感到惊讶。这场风暴发布了许多软公告来强调这一里程碑。冯欣也为此派了一个朋友圈子:“100,马克。”此后,资本市场对风暴的疯狂追逐使冯欣完全陷入了失语状态。冯欣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动态市盈率超过250倍)真是不可思议。根据这一趋势,我认为300次不是梦。”

很快,许多媒体开始质疑暴风城通过讲故事和投机推高了股价,然后暴风城的股价开始波动。为了提振股价,暴风公司提出了“N421”战略,这只是LeEco生态计数器的简化版。第二个是指两个主要的内容再生平台:体育和电影产业。此后,暴风集团旗下的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光大证券孙公司旗下的光大沉浸共同成立了沉浸基金,总规模达52.03亿元。2016年5月,浸信会基金以47亿元收购了英国体育版权巨头MP&Silva高达65%的股份。然后在2016年6月,暴风城体育正式成立。

宝信基金总投资52亿元,其中暴风投资2亿元,光大投资6000万元。其余资金来自招商财富和招商银行等投资机构。这些机构愿意做出贡献,因为它们相信光大的支持。光大之所以愿意支持暴风集团,是因为暴风集团、冯欣和光大签署了一份有意达成的协议“收购名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回购协议”

根据协议,暴风集团和冯欣将在收购MP&Silva后的18个月内完成回购。冯欣之所以敢于做出这一承诺,是因为他有信心,优质体育资产MP&Silva将在18个月内尽快纳入上市公司,从而挽救当时已经开始下跌的股价。

出人意料的是,2016年中国证监会开始收紧相关政策,MP&Silva未能如期注入上市公司。从那以后,议员和席尔瓦手中的大量体育版权已经到期,不能续展。2018年,英国法院宣布其破产。国内投资者意识到此次危机后,开始向光大索赔,而光大向冯欣索赔,现金流紧张的风暴自然无法偿还。

2019年,冯欣被迫采取措施。据相关资料显示,冯欣涉嫌贿赂光大银行相关人员,以尽快完成融资,完成对MP&Silva的收购。因此,冯欣因涉嫌贿赂非国家工作人员和贪污被逮捕。

回顾这些被反复披露的过去事件,只是为了证明,不管是风暴还是乐视,最初高调的体育投资实际上是在当时体育产业繁荣的帮助下推高了股价并吸收了融资。体育本身是一个严重依赖行业积累的行业,拥有超高的技术门槛。乐视体育和暴风运动的超级速度只能帮助幼苗。冯欣大胆宣称“暴风城体育在一百天内超越腾讯和乐视”,让人有种“又追上英超美女”的错觉。

简而言之,体育不仅是粉碎他们的罪魁祸首,也是他们故事的受害者。如今,当乐视体育和暴风城体育相继被摧毁,乐视和暴风城集团相继迎来退市危机时,体育成为众多狂热投资者发泄不满和无端指责的对象,这无疑是中国体育产业的耻辱,中国体育产业已经处于资本衰退状态,甚至导致更多投资者远离体育。

诚然,中国的体育产业还没有找到一种借助资本快速扩大规模的有效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体育产业可以让资本蒙受耻辱。更重要的是,面对颠覆时代的这两个新的生态物种,体育产业太小了,扛不住这个大锅。

必须指出的是,暴风城和乐视过早地透支了资本市场对体育的热情,相应地,他们为中国体育留下的所谓遗产远远不足以弥补透支的损害。我只是不知道中国体育需要多少年才能迎来资本领域的“估值修复”和“信心修复”?

Tags: 贾跃亭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资讯 评论: 0 浏览: 2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