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鲁能把球队卖给济南吕雯是一个谜:组建一支体育投融资省级球队是大势所趋

传闻已久的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大股东变动终于正式宣布了!6月30日,国家电网山东电力公司与济南市人民政府举行鲁能体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签字仪式。国家电网山东电力公司将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40%的股权和乒乓球俱乐部40%的股权无偿转让给济南吕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济南吕雯”),济南吕雯成为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和山东鲁能乒乓球俱乐部的大股东。

据企业调查,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共有12名股东,其中国家电网山东电力公司占45%,其余11名股东为国家电网在山东的各种子公司或孙辈,如鲁能英达、鲁能发展(更名为山东远大新能源)。山东鲁能俱乐部大股东变更是体育俱乐部控制权从中央企业向地方国有企业的自由转让。

同时,国家电网山东电力公司将各级足球、乒乓球队和青年教练员的管理职责移交给济南文化大队。两个俱乐部将在五年内继续免费使用国内培训场馆、青年培训基地、学校和其他资产和设施。作为配套措施,鲁能集团5%的股权也将免费转让给济南吕雯集团,巴西国家电网公司下属的巴西体育中心(海外青年培训基地)也将免费转让给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40%的股权免费转让,场馆等资产继续免费使用,母公司股权免费“贴牌”,海外青年培训基地也免费转让...尽管中国人已经在两家国有企业之间转移了体育俱乐部。“零元卖队”的现象并不奇怪,但当中国足球界为数不多的老牌巨头和俱乐部之一山东鲁能在股权转让时出现如此多的“免费”字眼时,尤其是母公司鲁能集团也将其逆转。这不再是一个零元销售团队,而是一个颠倒的销售团队。恐怕只有2020年原油期货历史上的第一个负价格可以比较。

目前,中国的体育产业越来越热,国外巨头体育俱乐部的转让价格往往创下天价纪录。然而,像山东鲁能这样稀缺的国内顶级巨头只能倒挂转让。一旦比较,人们会觉得有一个很大的谜团。过去,当中国的体育俱乐部在两家国有企业之间转让时,转让方要么收取象征性的价格,要么干脆以零元转让。现在,鲁能的反向转会有什么神秘之处?

此外,山东鲁能球迷对这一股权转让普遍持怀疑态度: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的大股东已经从中央企业国家电网转变为山东省济南市的国有企业济南吕雯。新老板对鲁能的投资在未来会不会被大幅削弱?毕竟,在普通人眼里,2017年成立的济南吕雯,无论是行政级别还是整体财务实力,都无法与中央企业国家电网相提并论。但是,从蓝冠的角度来看,济南吕雯接管和经营鲁能是大势所趋,短期内可能不可避免会出现转型阵痛。然而,这是各地为解决体育产业投融资难、耐心培育国有资产体育产业而普遍采用的新模式。

近年来,中超或CBA的一些俱乐部被转让时,很多新东家都是国有的新投融资集团,如地方政府下属的“文头集团”、“吕雯集团”、“SDIC集团”、“国控集团”、“娱乐集团”,这并非偶然。例如,山西汾酒集团在2018年将山西男篮转让给山西国投集团,北京控股集团在2015年收购重庆男篮后将其迁至北京,并更名为北京控股男篮...需要指出的是,这些成立仅几年、知名度不高的企业,绝不是普通的国有企业,而是几年投资数十家、拥有数百亿固定资产和地方财政支持的投融资平台,非常擅长资本运营。

在国家推动经济发展转型升级、大力发展文化、体育、旅游、娱乐产业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建立了“文化投资集团”、“文化旅游集团”、“投资集团”、“国家控股集团”、“娱乐集团”等地方投融资平台,即投资发展文化体育产业的“地方省级团队”。而这一次,济南吕雯被济南市政府安排成为山东鲁能俱乐部的大股东,也顺应了这一趋势。

国家电网被要求剥离第三产业并出售该团队,以确保俱乐部的财务安全

不用说,体育俱乐部在中国出售自己的球队是正常的。我们应该知道,目前我国职业体育正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体育俱乐部普遍处于亏损状态。企业投资体育俱乐部不仅在短期内无法盈利,而且还要承担巨大的运营成本,这使得许多企业对体育俱乐部望而却步。基于此,一些俱乐部,无论是超级联赛还是CBA,都会出现以零元出售球队并免费转让的现象。其中,经典案例有:

2009年,由于上海男篮经营困难,当时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的三大股东,上海文光传媒集团(控股50%)、上海职业体育技术学院(控股40%)和上海虹桥机场(控股10%)决定将俱乐部委托给姚明。大家一致认为姚明不需要支付股权,但姚明必须保证每年为球队投入至少2000万元的营运资金。在连续五年注资后,该俱乐部将归姚明所有。众所周知,姚明将来会从上海男篮的投资者变成上海男篮的真正老板,并在2019年以相对较好的价格转卖给九狮体育集团。

除了上海男子篮球队从国有资产转让给个人时以零元出售之外,国有企业之间的俱乐部转让通常是免费或象征性价格进行的。山东鲁能的兄弟球队山东男篮在2014年从山东黄金队转会到山东高速集团,或者在2018年从山东高速集团转会到山东王喜集团。

同年,山西汾酒集团将山西男篮转让给山西国投集团,在行政指示下通过纸质文件进行转让。2017年9月,持有青岛男篮100%股权的青岛双星集团以极低价格将俱乐部90%股权转让给青岛国鑫集团全资子公司国鑫文化体育公司,俱乐部更名为青岛国鑫双星篮球俱乐部...有许多类似的零元或低价转让团队,但他们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

然而,近年来,随着运营成本的急剧上升和亏损的加剧,超级联赛俱乐部即使不涉及国有企业,也会以零元出售球队。例如,2020年,天津天海公开宣布将以零元出售球队,但前提是受让人必须承担俱乐部的债务。尽管天津市体育局积极调解,万通集团曾与天津市体育局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但最终双方分手,天海被迫进入破产程序,该程序从现在起将是无限期的(详见“、”)。

与上述零元卖队的情况相比,鲁能足球俱乐部股权转让的条件更为有利。不仅俱乐部的股权免费转让,而且母公司5%的股权和有价值的海外青年培训基地也被公布。国家电网山东电力公司明确表示,集团5%股权和海外青年培训基地的自由转让是对体育俱乐部的支持措施。说白了,这些免费的礼物是为了确保鲁能足球俱乐部不会担心大股东变动后的营运资金。在分手之际,鲁能集团送出了慷慨的助攻,这无疑显示了鲁能集团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核心企业的胸怀和与山东体育的深厚友谊。

自1998年鲁能集团应山东省政府邀请接管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以来,已持续投资22年。鲁能集团对鲁能足球俱乐部的投资和坚持是有目共睹的。但近年来,国家电网已被相关方要求将重点放在主营业务上,剥离第三产业(一般来说,非电力行业未经特别批准不得投资)。因此,鲁能足球俱乐部股权的转让也是出于国家政策。

根据蓝冠,从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到俱乐部工商变更登记的过渡期内,足球和乒乓球俱乐部的管理责任仍由国家电网山东电力公司通过俱乐部董事会履行。过渡期结束后,济南吕雯将选择具有丰富俱乐部投资和运营经验的专业人才组建新的管理团队。

济南吕雯接手球队是大势所趋,各省都在建立文化体育投融资平台

作为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的新大股东,济南吕雯成立于2017年6月,虽然还很年轻,但肩负着使命。据公开信息,济南文化旅游是济南市委、市政府建立的六大市级投融资平台之一,主要负责全市文化、旅游、体育产业资源的整合、建设和运营,文化旅游项目的投融资,城市文化旅游产品和品牌的对外推广,市级公园、景区和体育场馆的统一运营。

根据企业调查数据,济南吕雯的唯一股东是济南SASAC。济南文化旅游共有24家外商投资企业,其中大部分是餐饮、园林景点经营、健康科技、户外运动等文化旅游公司。

显然,体育是济南文化旅行社的核心业务之一。具体来说,济南文化旅游负责济南体育层面体育产业资源的整合、建设和运营,创新“体育+旅游”模式,打造一批有影响力的体育品牌赛事和基地,推进全民健身活动,加快体育、文化、旅游、会展和娱乐的协调发展。

从济南吕雯的业务描述来看,体育资源的整合和运营无疑是其核心业务,而放眼山东体坛,核心和最优质的体育资产是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因此,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济南市政府和国家电网山东电力公司选择济南吕雯作为鲁能足球俱乐部的大股东,这并不是急于寻找接管人,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济南文化旅游的核心任务之一是发展山东体育产业。此次收购山东鲁能俱乐部后,其目的是通过更好地经营俱乐部来促进当地文化体育旅游产业的发展,这与以往国有企业收购体育俱乐部只是为了履行其社会责任有很大不同。

国有企业济南吕雯有能力和资金经营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吗?许多山东足球界人士对此表示怀疑。毕竟,济南吕雯的资本量根本无法与国家电网相比,在过渡阶段有阵痛是正常的。但从长远来看,由济南吕雯经营的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是一个专业组织。如你所见,吕雯济南的核心业务之一是体育。

更重要的是,济南文化旅游绝不是一个常规的国有企业,而是一个新的负责济南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投融资平台。这种投融资平台的最大优势是其出色的资金筹集能力和巨大的融资规模。简而言之,对这些本地投资和融资平台来说,最重要的是钱。除了孵化当地体育产业的发展,投资体育也是尽快建立平台知名度、展示其雄厚财力、让投资者安心投资的捷径。

蓝冠记者发现,中国几乎所有省份和一线城市都有类似济南文化旅游的文化体育投融资平台。这种投融资平台起源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当时,缺乏资金的地方政府开始建立各种新的投融资平台来筹集资金。这种投融资平台的融资逻辑是,政府将地方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和竞争性业务打包重组,形成一个全新的平台型国有企业,然后安排其上市融资,或发行债券,或直接向银行借款。

起初,这种投融资平台主要负责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那时候各地都成立了“城市投资集团”和“国家控股集团”,负责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融资。近年来,随着国家大力倡导发展文化体育旅游产业,各地纷纷推出“文化投资集团”、“文化旅游集团”、“文化体育集团”、“体育投资集团”、“娱乐集团”等各种文化体育投融资平台。

具体到各省,它们的表达形式也不一致。实力雄厚者建立大型体育投融资平台,投资运营体育企业;然而,相对实力较弱的省份首先启动了文化体育投资基金的设立,目前只涉及股份投资,不涉及实际运作。不知读者所在的省市是否有“文化投资”、“体育投资”、“文化旅游”等投融资平台。根据蓝冠,在这方面,已经出现了一些体育产业投融资案例:

例如,成立于2015年的山西国投集团注册资本为500亿元,净资产为6200亿元。其目的是为山西孵化和培育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其中一个关键点是文化和体育产业。2018年之后,他还获得了美国三人篮球赛Big3在中国的运营权,并一度将昆仑等赛事引入山西举办。

近年来,四川成都提出建设世界著名的竞赛城市。除了举办2021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2022年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等国际赛事,还大力发展体育产业。2018年11月,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都体育投资集团”)成立,并于2019年成为上市公司莱茵体育(000558)的大股东。此后,先后投资北京中网讯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成都西村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成都绿道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体育公司,并在网球赛事布局、体育地产等领域投入巨资。

除了这些新成立的专业体育投融资平台之外,还有一些原本专注于交通、燃气、水电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集团,也顺应潮流,转型为投资集团。其中,CBA北空男篮的母公司北空集团和上海九石男篮的母公司九石集团尤为典型。上海九时集团成立于1986年,最初负责上海公共交通建设和运营的融资,一举吸引外资32亿美元。这一模式成功后,九石集团开始多元化投资布局,最终形成了城市交通、体育产业、房地产和资本管理四大业务板块。

北京企业集团成立于1997年。当时,北京将燕京啤酒、王府井百货、三元食品、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等八项优质国有资产打包成北京企业集团,然后在香港上市。上市第一年,募集资金40亿元,用于首都机场高速公路升级改造,并斥资15亿元收购北京水源九厂。从那以后,它已经完全进入了市政公共领域,如供水和燃气。2005年,北京企业集团进一步重组资产,在北京投资了数十家优质企业。

近年来,北京企业集团也开始大力布局体育产业。此外,在2014年,它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汉阳物流控股(01803),并将其更名为北京体育文化,以充分展示体育产业。2017年,北京体育文化成为北京捷腾海姆电影有限公司和深圳海州商业设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前者主要建造电影场馆,后者建造大型溜冰场和室内滑雪及配套设施。此外,北京企业集团还赞助了2019年篮球世界杯,北京企业集团旗下的燕京啤酒成为北京冬奥会的官方合作伙伴。

在知道全国各地都在通过所谓的“文化投资集团”和“文化旅游集团”投资、整合和孵化体育产业之后,你会发现这些实际上是由各省市设立的“地方省级团队”,旨在孵化和促进地方文化、体育和旅游产业。

当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的体育产业在短期内无法盈利,当民营企业因体育投资回报期长而失去耐心时,地方政府总是选择建立一个国有体育投融资平台来投资和孵化体育产业,就像30年前上海久世集团和北京企业集团投资市政交通、机场快线、水电等基础设施一样,投资期长往往意味着回报最丰厚。在了解这一趋势后,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吕雯成为鲁能足球俱乐部大股东的事实,我们能理解投资的逻辑吗?

Tags: 鲁能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资讯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