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中国之声携手蓝冠!脱口秀“共同”聚焦体育产业热点

自4月中旬以来,中国之声体育节目《杨光的胜利时刻》推出了全新的体育脱口秀《共同》。每周五21:00,“公共身体”会准时等待听众和朋友。该节目由著名的中国之声主持,由蓝冠组成的创意团队邀请了在体育行业有杰出见解的专家和嘉宾,讨论体育行业的热点话题。

《共同的身体》已经连续七期出版。本次活动由体坛著名体育明星张雯、当代名成副主席、体坛总裁、拉加德体育大中华区总经理、世界高级副总裁李颖、九狮体育副总经理、《体坛周报》总编辑、中国唯一一位金球奖评委、思科体育执行主编苗苑、电子体育杂志主编、勇士荣耀创始人等重量级嘉宾主持,分享他们的高见,

蓝冠有意整理出过去七个节目的一些讨论要点。有兴趣的朋友还可以通过官方微信公众账号导航栏中的“服务产品”菜单下的蓝冠官方网站、蓝冠普通“身体”以及各种广播回放共享平台收听节目点评。

第一:流行病造成的运动员收入损失是什么?

韩伟体育总裁李洪亮:

在流行期间,俱乐部可以与球员协商工资是否可以以后支付。例如,部分减薪可在未来以信托基金或保险的形式返还。这不仅解决了俱乐部的现金流困难,也保证了运动员未来的工资。

外国人和中国人最大的区别是外国人没有存钱的习惯。你今天可以喝醉。例如,来自中国许多球会的外援进入了球队,在第一天拿到工资后,他们第二天就向俱乐部借钱。习惯了周工资制的外援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国内的工资制。

蓝冠艺声互动罗玉凤营销副总裁兼总经理:

MLB将被推迟至少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总共将有1.7亿美元用于支付球员的工资,然后球员的工资将与赛季的进展挂钩。如果MLB在这个赛季因为流行病被取消,球员们不会抱怨原来的工资。此前,据估计MLB球员本赛季的工资支出达到40亿美元。NHL是特殊的,承诺球员可以得到整个赛季的工资,但是联盟中的雇员将会得到25%的工资减免。用员工收入来支持玩家的收入,NHL有点“弱扶强”,这是比较奇怪的。

杨光体育节目主持人张文:

当我们谈论球员的工资时,我们也在谈论体育的职业化。体育变得越来越专业,这不仅意味着超级明星可以变得越来越富有,也意味着竞技体育可以给更大的群体带来活力。尽管受疫情影响的全球体育产业正处于危机之中,但体育职业化仍是未来体育的发展趋势。

第二:谁应该承担东京奥运会的延期费用?

拉加德体育大中华区总经理兼全球高级副总裁李颖:

国际奥委会将只保留总收入的8%作为组织自身运营的成本,包括员工的工资。在全球流行病爆发期间,一个与拉加德有许多合作的全球性权威体育组织认为今年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生存。

如何从营销层面帮助赞助商度过这场流行病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如何利用互联网、数字媒体和任何可用资源向赞助商提供反馈,以获得更多的曝光和机会。它过去被称为赞助商,但现在被称为合作伙伴。这种利益共同体在危机面前相互支持,共同塑造双方的品牌力量,也是每个人都在思考的方向。

蓝冠副总编辑兼内容总监傅:

国际自行车联盟(UCI)主席大卫·拉帕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们正面临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如果没有竞争和分红,他们可能无法支撑目前的现金流来迎接东京奥运会。

根据申办奥运会时的承诺,日本政府有义务承担超额损失。这是主办国在申办上届奥运会时做出的承诺。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始,申办时的预算和最终的支出都是过度的。但是,根据目前的极端情况,日本政府已经认为他们透支了,因此要求国际奥委会共同承担延期所造成的费用。

杨光体育节目主持人张文:

如果我们做出了正确的决定,那么时间可以帮助国际奥委会、各个体育组织、比赛主办国和其他各方弥合差距。如果你想用目光短浅的思维解决眼前的困难,恐怕这只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希望国际体育组织能度过这场危机。

问题3:在中国建立一个职业足球场有必要吗?

九石体育副总经理王思远:

对场馆经营者来说,它每年移交给一个俱乐部8个月,总收入约为1000万至1500万英镑。在这种情况下,只剩下四个月的时间进行自己的操作,因此很难弥补操作成本。然而,体育场仍然希望有一支主场球队。因为拥有一支主场球队意味着拥有一群忠实的球迷和忠实的消费者,来到体育场观看比赛并消费。

从长远来看,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足球俱乐部拥有自己的体育场。恒大这次能够建造自己的体育场,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示范带动作用。

蓝冠艺声互动罗玉凤营销副总裁兼总经理:

举办一场比赛,一个专业的足球场是基本的硬件要求。如果中国想继续举办世界杯、亚洲杯甚至世界杯,就必须建设职业足球场。

尤文图斯的前主场——阿尔皮,归都灵市政府所有。经过艰苦的谈判,尤文图斯买下了体育场并进行重建。在拥有了自己的体育场后,尤文仅命名该体育场就卖出了7,500万欧元,为期6年。这是职业足球场在俱乐部长期运营战略指导下的良性反馈。

杨光体育节目主持人张文:

越秀山是我最喜欢的体育场。它不仅是一个体育场,也是社区的一部分。它属于职业体育,也服务于周围的社区。体育场不仅是城市的体育中心,也是地区的文化地标,是市民情感的寄托,正如体育中心是北京人的“最后的四合院”,虹口足球场是上海人的“老胡同”。体育场的设计不能只由一个人的意志来决定。

第四:全球足球联赛重启在望?

《体坛巨人》的主编罗明是中国唯一入选金球奖的评委:

只要检测能力足够,经过多轮检测,比赛就可以相对安全地进行。在流行期间,欧洲有些小联盟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他们没有足够的转播费,游戏在一个空的地方进行。如果他们冒着流行病的危险,就不会有多少收入。然而,对于欧洲五大联赛来说,如果赛季没有结束,经济影响将是巨大的。俱乐部收入将会减少甚至倒闭,许多员工将会失业。这些俱乐部的现金流实际上非常紧张,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是否参加半决赛不应归咎于情绪问题,也不应受情绪影响。如果比赛继续进行,并且由于准备不足,流行病再次在俱乐部出现,这将对联赛产生更严重的负面影响。半决赛应该从科学的角度来讨论。

蓝冠足球产业总监刘梦龙:

每个人的共同愿望——包括所有体育从业者的愿望——是希望COVID-19流行病将很快过去。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一旦一个队由于各种原因不能比赛,其他队将受到很大影响,比赛的公平性将受到影响。

杨光体育节目主持人张文:

当我们分析一个具体的问题时,我们会发现没有办法实现每个团队的绝对公平。对一个队公平可能对另一个队不公平。我们必须在新的环境中达成共识:我们应该重新定义公平。

第五:从天海解体看中国濒危俱乐部的现状

《思科体育》执行主编苗苑:

2019赛季,天津全健受天津市体育局委托,更名为天津天海。当时,俱乐部的账户里还有资金,可以支持一个赛季的运营。因此,俱乐部继续经营,没有真正陷入解散危机。最终,天海成功保级,但资金基本耗尽,所以体育局自然无法负担超级俱乐部的运营成本。此外,在三月份,由于外援索萨的工资问题,俱乐部被冻结,压力难以承受。因此,如果天海找不到新的资本党,它只能解散。

在“金元足球”时代,像辽足这样的俱乐部主要靠“卖血”为生。过去,辽足的人员水平相对较强,但俱乐部只能不断地出售人员进行经营,然后就没有人可以出售他们了。最后,辽足不再存在。

蓝冠足球产业总监刘梦龙:

如果辽足通过俱乐部破产,是否能够“摆脱金蝉”,红云集团是否会直接被免除拖欠工资的责任?一些法律界的朋友在交流期间表示,根据现行相关法律,至少从优先权的角度来看,俱乐部破产应该首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同利益债务,然后清偿拖欠的工资。然而,辽足球员的实际工资拖欠问题能否解决还有待观察。在类似的情况下,天海承诺在处理莫德斯特的转会纠纷之前支付球员四个月的工资。

杨光体育节目主持人张文:

有时,只有当球杆死亡时,球杆的损伤才能被解剖。“法人人格的困惑”是许多国内足球俱乐部将会遇到的困境。俱乐部没有自给自足的能力,所以他们必须从母公司和团体那里接受输血。一旦输血中断,就会陷入危机。虽然在表面上它是一个独立的主题,但俱乐部总是通过脐带与团体联系在一起。我希望这种现象会慢慢改变。

第六:为什么电子体育赛事在疫情期间成为幸存者?

电子体育杂志主编石祥:

电子竞技在流行期间也受到了影响,因为电子竞技有在线和离线两部分。一场大规模的比赛将会像超级碗一样,在那里许多运动员进行文化交流。然而,由于流行病,这些方法不得不暂停。然而,电子竞技的观众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因为比赛可以在网上进行,观众仍然可以看到比赛。

选择电子竞技进入奥运会取决于观众和赞助商的选择。除了一些更暴力的射击游戏,大多数电子竞技游戏与奥林匹克价值观并不冲突。当95后和00后成为主要消费者时,组织者将尊重市场的发展和变化,使电子竞技有更好的条件进入奥运会。

蓝冠艺声互动罗玉凤营销副总裁兼总经理:

从项目的性质来看,电子竞技更普遍地被认为是“智力运动”,常被比作桥牌和象棋。事实上,智力运动有一定的观看门槛。传统的体育运动包括武术和身体健康,也可以让外行人觉得有吸引力的具体精彩的场景,如在各种球类比赛的目标,在战斗和战斗的KO,以及更快,更远,更高的田径;知识分子运动要求观众了解基本规则,以便理解重点。从理论上讲,电子竞技有一定的欣赏门槛,但实际上,由于参与基数大,电子竞技在科普方面遇到的麻烦相对较少。

杨光体育节目主持人张文:

许多电子竞技游戏本身是免费的,但它们在增值服务方面做得很好。似乎总有办法鼓励玩家花钱,让“氪星黄金”成为一种不可抗拒的诱惑。然而,传统体育在增值服务方面提供的内容似乎并不丰富。从电子体育传播的广度来看,电子体育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量和规模。据报道,美国电视观众观看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平均年龄为45岁,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这一年龄已升至53岁。其他传统体育项目也有观众年龄增长的趋势。这样,电子竞技的观众属于未来。

第七:你能和传统武术“摸瓷”的职业格斗对抗吗?

中国顶级格斗赛事“勇士荣耀”的创始人郭晨冬:

如今,传统武术中所谓的各派领袖都是自封的。国家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和国家体育总局都没有任命过任何一个派别的领导人。没有人能代表中国武术。每个人只能说是中国武术的实践者。因为中国有很多历史悠久的武术学校,没有人能完全代表中国武术。

在整个传统武术圈里,有德高望重的真正的武术哲学家和倡导者,也有跳上跳下追逐名利的小丑。对于所有可以国际化的比赛项目,其规则必须简化。如果不简化,就不能很好地推广。武术文化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因为你的文化太浓,你不愿意扔任何东西。因此,中国人对自己的做法感到困惑,而外国人无法理解。

蓝冠副总编辑兼内容总监傅:

在过去的两年里,马保国因太多的事故而出名。他是一个传统的武术爱好者,从未被真正的太极学校所认可。在传统武术中作弊的骗子总是在人群中作弊,比如教人们踩梅花桩。最初,他们没有接触到互联网和一些竞争。现在媒体信息高度发达,这给了他们一个出去的机会。

我们现在正在把武术推向奥运会,事实上,我们正在把武术套路推向奥运会。然而,太极拳和形意拳中一些传统和流行的套路是进入奥运会的主要套路。

杨光体育节目主持人张文:

传统武术学校复杂,比赛复杂,公众的注意力难以把握。有时,一些负面案例被抓住是令人遗憾的。对于传统武术来说,它有一种流传了几千年的哲学。我希望这一理念能够以竞技体育的形式呈现给世界。

论常见的“身体”

在周五晚上的“决定性时刻”,全新的“共同的身体”专栏定期播出。“共体”诞生于COVID-19被肺炎袭击的特殊时期,国内外体育赛事全面停赛,体育场馆一度关闭。在这个传统体育体验的“空窗期”,新栏目将聚焦“体育产业”的维度,揭示体育如何进入大众,如何与社会脉搏充分融合。

杨光体育节目自20世纪50年代创办以来,一直代表着中国体育传播领域的第一潮流。第一个体育赛事直播,第一个特别体育节目,第一个体育访谈节目……杨光体育用声音塑造了中国体育发展的历史,70多年来从未错过任何国家关注的大型体育赛事。

成立于2018年的《获胜时刻》是目前中国之音最强的体育节目,播出时间为周一至周日的黄金时段21: 00至22: 00。该节目包括赛事转播、热点话题讨论和嘉宾专访,充分体现了体育的新鲜力量。

新栏目《共同的身体》秉承“求同存异”的精神,主持人和嘉宾从体育产业的角度观察、坐下来讨论、分解和分析体育热点事件。在以往的节目讨论中,有一些与特殊时期相关的话题,如奥运会延期、运动员收入下降的影响,天津天海俱乐部解散等体育热点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广州恒大新球场设计延伸的国内职业足球场建设的讨论。聊天节目有独家新闻,不回避观点的对抗,支持参与者表达自己真实的内心观点,从而帮助听众通过对话中的思想碰撞找到更多的视角来理解体育赛事。

作为“公共机构”的联合策划人,蓝冠积极投入人才支持项目制作。自2014年成立以来,以“洞察体育力量”蓝冠为口号,致力于以新媒体为传播空间,通过对体育事业的持续快速深入报道,与业内同仁共同探索中国体育产业迈向“5万亿元”的新时代。

在特殊时期,蓝冠在坚持高水平体育商业报道的同时,积极利用更多的媒体工具,向更广泛的受众呈现认知体育的新方式和新理念。3月中旬,体育视频播客“罗聊天体育”启动,登陆、企鹅视频、今日头条、微博等平台,其他播客节目也正在策划和制作中。蓝冠 prospect,“Common Body”和蓝冠 video podcast依靠强大的广播和视频平台,以专业的方式诠释体育赛事,同时不失流行和幽默,全方位服务于体育行业从业者和广大体育爱好者。

《共同的身体》每周五21:00在中国之音“决定性时刻”首播。欢迎随时加入“共同身体”的世界,求同存异,谈论我们共同关心的体育话题。我们也欢迎您通过官方社交网络帐户“CMG决定性时刻”和蓝冠积极分享您对该计划的意见和评论或提出感兴趣的话题。

Tags: 体育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资讯 评论: 0 浏览: 2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