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2021准状元被NBA发展联盟挖墙脚!年收10亿的NCAA释放球员商业开发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虽然一年一度的校园篮球盛宴NCAA“疯狂三月”没能如期上演,但对于不少NCAA的球员而言,今年仍然是里程碑式的一年。

这是由于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NCAA)理事会上周发布了一封重要的声明,NCAA理事会表示支持学生运动员通过自己的姓名权、肖像权等权利去获得收益,学生运动员能够和第三方签下赞助协议。此外,该份声明还透露,这个建议已经下达给NCAA三个级别的联盟以供参考,预计相关部门将在明年1月前做出规则调整,2021-22学年开始时就将生效。

这份声明让不少NCAA的学生运动员看到了商业开发的机会,不出意外,届时不少精英学生运动员将破天荒地在大学球员生涯中得到商业收入,甚至是成为百万富翁,这放在以往任何时刻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NCAA旧规令学生运动员与联盟矛盾加深

长久以来,NCAA学生运动员都无法获得任何报酬,也无法运作开发自己的商业价值。原因在于,根据美国《业余体育法案》的规定,NCAA始终将自身定位为业余联赛,因此,学生运动员们代表学校征战比赛,无法得到薪酬,此外,任何对于球员们的资金支持、商业代言等都是被禁止的。学生运动员唯一能够获得的资金来源就是学校的运动员奖学金。数十年来,NCAA始终恪守此道,直到如今仍是如此。

此规则在特定的时间内能够被顺利执行,各方也能毫无异议地遵守,但近些年来,学生运动员和NCAA联盟之间的这种平衡渐渐被打破,反而是矛盾丛生,曾经的规则愈发摇摇欲坠。诸如“NCAA学生运动员究竟该不该得到报酬?能不能获取商业利益?”等问题被外界反复讨论。

问题的根本在于,NCAA虽然是个非盈利组织,但其商业化却愈发成功,但为这成功做出巨大贡献的学生运动员群体却拿不到任何报酬,也无法获得商业利益,后者认为自身价值没有被兑现,不满情绪自然而然地水涨船高。

NCAA疯狂三月是吸金利器

NCAA的商业化究竟有多成功呢?NCAA近年来的营收能力不断提升,据美国媒体报道,2017年时,NCAA营收首次突破了10亿美元大关,为10.6亿美元。而去年杜克对阵北卡的焦点战役中,由于有NBA状元锡安的存在,这场比赛最高票价被炒至超过1万美元,二手票务平台StubHub数据显示,最低票价也有2999美元,甚至还高于当年超级碗的最低票价。这些都足以体现NCAA卓越的商业化能力。

但在这些天文数字下,学生球员们的收获却是零,他们似乎经历着“被剥削”的生活,几乎所有相关群体都能从NCAA中获利,但只有学生运动员不行。贾巴里·帕克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了自己大学时期窘迫的生活,称自己甚至在球迷商店都买不起一件自己的杜克球衣。面临这种窘境的并非只有帕克一人,不少球员都流露过这种心声。

在这种环境下,腐败问题随之产生。2017年时,NCAA被曝出巨大丑闻,诸多教练、经纪人和品牌高管因涉及招募贿赂而被FBI逮捕,不少赫赫有名的球员都收到了不合规的资金支持。但案情被揭发后,NBA众多球星和教练都表示对于NCAA的腐败并不意外,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并且很多人也表示,学生球员收钱是合理的,这样的行为应该合法化。

阿迪达斯前全球体育营销总监吉姆·加托等人因招募腐败丑闻而被FBI拘捕

“你从学校教育中得到的东西并不与你为学校所做的贡献匹配。这就是腐败产生的源头。你为学校挣了这么多钱,但是最后却是经纪人来给你付钱。当你破产,经纪人给你钱的时候,你就会想,‘我为什么不能收这个钱?他们从我这里得到了这么多好处,所以我为什么不能收?’”德雷蒙德·格林当时发表的看法颇具代表性。

新政下 精英学生运动员或秒变百万富翁

腐败案被揭露后,外界对于“学生运动员能否获得商业收入”这个话题的讨论愈发强烈。而一些机构组织或个人直接向NCAA开火。去年,曾经在维拉诺瓦大学橄榄球队效力过的特雷·约翰逊(Trey Johnson)起诉NCAA及其许多成员学校,指控它们拒绝支付学生运动员工资,违反了最低工资法。

另外,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去年还通过法律,允许学生运动员通过各种途径获得商业利益,也可以签约经纪人,如果所属学校禁止学生运动员获益,就算是违法。虽然这个法律条例要到2023年才能生效,并且只针对于加州地区,但其还是在全美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很多州都有意效仿。

加州立法支持学生运动员

随着外界要求NCAA允许学生运动员以某种方式分一杯羹的呼声越来越高,NCAA压力不断增大,以至于他们也不在执拗于过去的旧规则。去年10月,NCAA理事会制定了一份指导原则,允许学生运动员利用他们的名字、形象和肖像来获利。

当地时间4月29日,NCAA发布一份内容更细化的声明,声明表示,理事会支持修改规则,允许学生运动员与竞技运动相关或无关的第三方赞助协议,同时也支持学生运动员在社交媒体和一些商业活动中、以及利用自己的个人形象来获得商业收入,但这必须在10月份发布的指导原则范畴内。

声明还提到,虽然学生运动员可以通过体育和学校来表明自己的身份,但不允许使用联盟和学校的logo和商标等。NCAA理事会强调,在任何情况下,大学都不应向学生运动员的名字、形象和肖像活动支付费用,这一点延续了NCAA一贯立场,即学生运动员不能是学校雇员。此外,NCAA理事会也表示将成立一个安全港,让学生运动员在遭遇赚钱风险时能够得到保护。

NCAA迈出了变革性一步,但客观而言,绝大多数学生运动员收入潜力都不大,精英级别学生运动员倒是可能秒变百万富翁。“合适的运动员可能能赚到数百万美元。”NFL新秀塔戈瓦伊洛的经纪人雷·斯坦伯格(Leigh Steinberg)说道。“但我不认为这会影响到项目中的其他100名球员,这是一个明星制度。”

NBA发展联盟正与NCAA分庭抗礼

《纽约时报》分析认为,新规则很可能会让橄榄球和奥林匹克运动项目的学生运动员受益,而女性学生运动员则可能会在其社交媒体和一些成名时刻赚取商业收入。但男子篮球学生运动员则不太可能从新政中赚钱。这是因为目前一些高中篮球明星正在选择跳过NCAA,以其他的方式来进入NBA。

由于有很多复杂情况需要理事会和各级联盟的相关机构再三定夺,NCAA的新政还未呈现最终版本,短期内也无法落地执行。而眼下令NCAA管理者们更焦头烂额的是,一些职业联盟已经开始抢人大战,NBA发展联盟就是NCAA重要的竞争对手。

NBA从2006年起不再允许高中球员直接参加选秀,学生球员必须年满19周岁或高中毕业至少一年后才能加入NBA。这一规则的改变让NCAA成为了绝大部分怀揣篮球梦想的年轻人登陆NBA的跳板。当然也有詹宁斯、穆迪埃等少数几位球员为了能够提前赚钱养家,辗转至海外联赛淘金,待到符合NBA选秀年龄后再返美参加选秀。而近两年,不少极具天赋的年轻球员都踏上了这条道路,比如郎佐·鲍尔的三弟拉梅洛·鲍尔以及RJ·汉普顿,他们都去参加澳大利亚的NBL比赛作为过渡。

拉梅洛前往海外联赛过渡

此外,NBA发展联盟这两年也开辟了一条新路径,旨在为那些不想上大学、想在高中毕业后直接实现职业梦想的球员们提供帮助。2021选秀状元的热门人选杰伦·格林前不久就选择尝试新途径。

据ESPN报道,格林下赛季在发展联盟的收入将达到50万美元,相比于去年发展联盟提供给高中球员的12.5万美元,这有了大幅增长。格林并非加入发展联盟的某支队伍,而是拥有自己的球队,发展联盟将以杰伦-格林为核心在洛杉矶组建一支新球队。据悉,这支球队可能会与发展联盟的其他球队比赛,但不会列入积分榜,此外,他们还将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球队等等。

格林选择加盟发展联盟

发展联盟还计划把格林加入到一项由发展联盟全程监督的、为期一年的发展计划中,由经验丰富的教练带队,背后有专业的团队支持,他们还有机会与经验丰富的老将一起训练等等。总之,目标就是帮助格林为NBA生涯做最充足的准备。不仅是这些优渥待遇,发展联盟为格林提供了大学全额奖学金,他可以在任何时候兑现。

尽管还未看到最终结果,从目前提供的条件而言,发展联盟为希望绕开大学篮球的美国球员提供了一个靠谱选择。在格林之后,包括五星高中生以赛亚·托德在内多名球员都做出了与格林相同的选择。如果这条路能够行得通,他们毫无疑问将引领潮流。

某种程度上,发展联盟和NCAA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但这肯定不是NCAA想看到的局面。毕竟在NCAA的营收占比中,大学篮球一级联赛的贡献值非常高,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此联赛的电视转播权与市场营销。如果NCAA仍然抱残守缺,恐怕还要将更多优质运动员送进职业联盟花名册中,这如同将自己的生命线直接拱手让人。此形势无疑将倒逼NCAA推进改革,但究竟成效几何,恐怕短期内难见分晓。

Tags: NCAA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