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于汉超被恒大开除,请记住这块价值2000万的车牌

文|刘梦龙

蓝冠记者

在国内足坛因新冠疫情而陷入沉寂的日子里,中超八冠王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近日却接连吸引外界关注目光,成为舆论焦点。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后,恒大球员于汉超当街涂改机动车号牌的视频于4月14日迅速在网络上发酵。直到恒大14日晚间官宣开除于汉超,再度引发外界一片哗然。

一向以场上拼命三郎,场外低调内敛形象示人的国脚级球员于汉超,不幸成为了恒大队内铁律“三九”队规的首位“刀下之鬼”。身经百战的足坛骁将缘何犯下如此愚蠢错误?恒大的开除处分是否合情合理?于汉超职业生涯下一站路在何方?带着这些疑问,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恒大官方公告,于汉超违反“三九队规”,给予开除处分

于汉超涂改车牌视频引爆网络,“开四停四”或成铤而走险原因

北京时间4月14日,一段于汉超涂改个人座驾车牌的视频被路人拍下后迅速传遍网络。视频中只见于汉超走下自己的奔驰G500座驾后,将原本为辽B E6A91号牌的字母E涂改成了F,随即又回到车上将车开走。从其动作娴熟度和专业涂改装备来看,显然不是临时起意,或许这样的操作也非第一次为之。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于汉超目前正处于行政拘留状态中,其本人暂时无法发声,所以任何媒体对于他私自涂改机动车号牌的动机都只能停留在猜测层面。目前外界较多一种猜测是,于汉超的行为或许和广州对外地机动车实行“开四停四”的限行政策有关。“开四停四”的意思是,非粤A牌照的机动车在连开四天之后,需要限行四天。与违反北京机动车尾号限行单次仅罚款200元不同的是,广州对于“开四停四”的处罚则是300元同时记3分。而全国通用规则均为12分“毕业”。

Loaded:100.00%Picture-in-PicturePlayCurrent Time0:00/Duration0:30FullscreenMute自动播放

于汉超涂改车牌视频迅速引爆网络

尽管疫情期间广州暂停限行,但从3月31日起已经恢复对外地机动车实行“开四停四”的政策。广州恒大于3月底已经恢复训练,球队实行走训制且每周放假一天。因此所有球员需要每天从家奔赴位于番禺的恒大足球训练基地。而于汉超居住地珠江新城,距离番禺训练基地单程约40公里。对于每周有6天通勤距离达80公里左右的于汉超而言,驾车出行是刚需。

另据多家粤媒同行报道,尽管加盟恒大已近6年时间,但于汉超座驾却始终为一辆辽B号牌的奔驰G500,且从未更换。由于车龄过老导致无法通过国六排放标准,因而无法转上粤A牌照。据悉,获取广州粤A牌照,难度既不像北京排队摇号那么大,成本也像上海动辄10万+竞拍那么高,仅2万元即可搞定。

广州交警微博发布对于汉超处罚通告

在于汉超视频刷屏网络后,广州交警转发该条微博并评论道:情况已收到,我们来跟进。14日当晚,广州公安发布了调查后的处罚公告(扣12分、罚款5000元,拘留15日)几乎同一时间,某央媒也发出了恒大开除于汉超的公告。但很快广州公安和央媒的公告又同时撤回,这让很多人疑惑不解,难道事情又发生了反转?

然而峰回路转的剧情并为发生。广州公安的公告被撤回,是因为于汉超事件被上升到重大舆情后,流程复杂,所以要办完所有流程以后才能再次发布;而央媒的消息则属于“抢跑”。在广州交警重发公告后,恒大俱乐部也在当晚11时官宣了开除于汉超的处罚公告。

恒大以“三九”队规开除于汉超,是否违反劳动法?

作为恒大援引开除于汉超依据的“三九”队规,有些读者仍一头雾水,不知其具体来历。简言之,2019年2月25日,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正式下发了《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球员“三九”队规》,明确规定球员的 “九必须、九不准、九开除”。

从2016年“三六队规”出台,“末位零奖金机制”,再到2019年的“三九队规”,对外标榜从严治军、铁腕管理、重奖重罚的恒大在这方面一向不含糊。从孔卡、卡纳瓦罗,再到韦世豪、小摩托,曾遭到恒大内部处罚的将帅数不胜数。

回到此次于汉超事件,再对照恒大“九开除”标准来看,于汉超看似更接近于第九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者。但需要指出的是,于汉超的违法行为并未构成犯罪程度,其所接受的行政处罚也非刑事责任。故此条实际执行起来实则空间颇大。此外“九开除”中的7、8两条:严重损害公司品牌形象者与严重违背职业道德者。由于其定义较为模式化,具体事项并未列举,解释权自然归广州恒大所有。

对于恒大依据“三九”队规开除于汉超是否合理,即便是精通法律业务的律师们也分为两大不同阵营。一种声音以微博认证为福建亚太天正律师事务所律师陈俊为代表认为,私人时间因私改号牌而受到行政处罚,本身已经超出了恒大劳动管理范畴。作为用人单位,恒大开除于汉超属于违反劳动法。如果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了劳动者违法,用人单位可以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的。

陈俊表示,《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三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不得在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的劳动合同终止情形之外约定其他的劳动合同终止条件。”即恒大和于汉超假定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了法律规定以外的劳动合同终止条件的,为法律禁止行为。《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二)用人单位免除自己的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即如果恒大与于汉超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了违法即解除,已经明确排除了劳动者合法权利,免除了自己的法定责任(法律规定了被追究刑事责任才可以开除),此类约定也是无效的。

而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仲裁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修法小组成员、上海通力律师事务所吴炜律师则表示,“三九”队规是恒大队内公认铁律,开除于汉超理由正当。在吴炜律师看来,与传统劳动合同争议不同的是, 职业俱乐部与其球员之间工作合同的争议, 应由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审理。这点已经有国内法院的判例可循。于汉超与俱乐部之间工作合同属于足球行业内部管理的合同, 也约定了适用足球行业规定, 因此中国足协仲裁委在审理时首先以足球行业规定、合同约定和行业惯例为优先适用。

德转网站上,于汉超已恢复自由身

按照广州恒大的一贯风格,“三九”队规势必早已落实在球员合同当中,即便有一些空间可以争取,但按照于汉超与广州恒大的风格,加之许家印亲自指示“交警认定就开除”。于汉超很难再与广州恒大并肩战斗已成事实。根据德转市场网站更新的最新数据,于汉超已成为自由球员。

张修维醉驾事件曾闹得沸沸扬扬,天津权健对其停赛9个月处罚

至于恒大开除于汉超的决定是否太过严厉,笔者认为此事属于恒大“家事”范畴,外界无权对此过多品头论足。但其他俱乐部对于球员违规时的处罚态度,或许具有一定参考价值。于汉超的恒大队友张修维,2017年在效力天津权健期间曾因醉驾闹被捕,并被判处拘役三个月。“中国魔笛”还因此被牵扯出年龄造假,一时间影响极度恶劣。即便如此,天津权健仅对张修维做出了停赛9个月的处罚。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包括ESPN、雅虎体育、GOAL和太阳报在内的多家国外媒体,对于汉超因涂改车牌被恒大一线队开除事件进行了报道。由于于汉超个人影响力有限,多数媒体在报道时用了卡纳瓦罗所执教球队字眼。而葡萄牙球报和ESPN巴西站在进行文字报道的同时还上传了相关视频。

于汉超短期内恐难定下家,至少损失2000万

出生于1987年的于汉超早已不再年轻。2019赛季受伤病困扰,于汉超缺席了恒大的大部分比赛,2020赛季,广州恒大在进行更新换代的过程中,郜林、冯潇霆、曾诚等老将先后离队,原本于汉超也在球队出售对象之列。但正是主帅卡纳瓦罗的力排众议,才让这位边路突击手得以留在队中。最终这样的结局着实令人唏嘘。

出道十余载,于汉超在场上除了作为边路爆点外,还曾多次上演绝杀好戏,因而得名“超绝杀”。场下低调随和且内敛的于汉超,也赢得了诸多足记和球迷的赞叹之声。2014年高考时,于汉超就曾开着座驾参加了“爱心送考”的活动,接送高考考生。而当恒大足校某学生被确诊为白血病后,于汉超主动捐款并特意叮嘱知情者不要向外界提及此事。

2014年高考,于汉超曾驾车接送考生

平心而论,以于汉超的自身实力若能找回昔日状态,除几支在同位置上拥有超级外援的亚冠球队外,均应有其容身的一席之地。根据《体坛周报》消息,包括大连人在内的多位潜在买家早已对于汉超跃跃欲试。但麻烦之处在于一方面恒大在开除于汉超后是否会向于汉超索赔尚未可知,一旦索赔这笔开销由球员本人还是下家支付均存在争议;另一方面,参考张修维、张鹭醉驾事件足协给予的停赛处罚,足协大概率同样会对于汉超开出罚单。因而短时间内,于汉超的下家恐难以浮出水面。

2012年顶着中超“标王”身份,于汉超以4000万元从辽足加盟大连阿尔滨。2014年,于汉超和队友李学鹏打包加盟广州恒大,德转网站标注的于汉超转会费为49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300万)。受新冠疫情和年龄增加的影响,目前德转对于汉超的身价评估仅为1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60万)。

据蓝冠体育等多家媒体披露,于汉超目前在恒大的税后年薪为1500万左右,合同至2021年底到期。根据中国足协最新发布了限薪令,2019年11月20日后签约球员,税前顶薪不得超过1000万人民币,入选国家队球员可以上浮20%。

且不论是否有球队愿以千万顶薪签下于汉超,即便有,按照新个税法,于汉超每年应纳税金额约为445万,税后年收入仅为555万左右。较之履行完恒大合同本应拿到的税后2500万薪水。于汉超仅薪酬方面的经济损失就高达1575万!加之赢球奖、冠军奖金等收入,于汉超的经济损失将超过2000万人民币。一旦被中国足协追加禁赛,禁赛期收入必将大受影响。另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于汉超名下共有6家相关企业。其中控股企业两家,分别为大连内奥米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投资比例90%;广州市汉超科技有限公司,投资比例60%。此外,于汉超还投资了辽宁李铁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中体卡业(北京)体育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等。

国家队热身赛,张修维、于汉超、张鹭三人同框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近年来“单纯”的国内球员行事时总会存在莫名侥幸心理,其中最典型的案例当属前国门张鹭。张修维出事时,张鹭作为随行同伴,仅因不是驾驶员才侥幸躲过一劫。直到两年后,张鹭自己东窗事发,才追悔莫及。真心希望此次于汉超事件,吸取教训的不仅仅是于汉超一人而已。

Tags: 于汉超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1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