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他为发工资抵押北京唯一住房,放弃赛事经营电商营收700万

卖房创业,是一件听起来很酷、但很少有人敢去做的事。创业是件有风险的事,一些人“搏一搏,楼房变别墅”,一些人却“三年亏完一套房”。

“马孔多”创始人艾国永在创业的第五年,便做了这样的选择。2019年,艾国永说服家人把北京惟一一套房产抵押出去,贷款给公司输血。也是在这一年,“马孔多”彻底剥离了已经运营四年的马拉松赛事业务,把所有精力聚焦于跑步媒体和跑步装备两个板块。

事实证明,这次放手一搏是正确的。2019年,“马孔多”旗下的新媒体矩阵《全民跑步》和《马拉松助手》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粉丝200万,总阅读量4.9827亿次,单日平均阅读量136万次,“马孔多”跑步装备全年销售收入约600万元,是2018年跑步装备收入的4倍,成为跑马圈第一网红品牌,所有业务总的收入700万元。

以“马孔多”为名,书写跑步的创业故事

创业以前,艾国永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媒体人,曾任《新京报》体育新闻主编、高尔夫事业部主任兼主编,过着人人羡慕的稳定生活。

马孔多创始人艾国永

2015年,37岁的艾国永因为身体原因辞去这份稳定的工作。“我是个喜欢自我加压的人,后来在工作中压力越来越大,基本不再运动,导致身体处于极度亚健康状态,鼻炎特别严重,鼻涕流个不止,每天用纸巾都得用好多包。鼻炎严重到影响每天晚上的睡眠,气短,呼吸不上来。感觉身体已经快废掉了,生命质量已经很差了,到了必须做出一个决断的时刻了。离职,是这一决断的第一步。”艾国永回忆道。

2015年被称为中国马拉松元年,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备案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达134场,较2014年增加83场,增幅超过160%。

马孔多承办北京百里画廊森林马拉松

艾国永离职后也开始跑步锻炼身体,某一天早上起床后刷牙时发现,居然没再不停地流鼻涕。“我自身受益于跑步,后来因缘际会,开始举办马拉松赛事,同步在做跑步新媒体,又涉足跑步装备。2019年停掉马拉松赛事之后,马孔多全面转型为一家跑步新媒体+跑步装备公司。就这样,马孔多,与跑步血脉相连,荣辱与共了。”

“马孔多”这一名字颇有文艺气息。马孔多,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尔克斯代表作《百年孤独》里所有故事发生的地方,艾国永称公司以“马孔多”为名,就是想与同事们一道,在马孔多书写关于跑步的创业故事(从媒体人转型赛事经营者:办一场魔幻与现实的马拉松)。

创业是件一波三折的事,艾国永也未能免于这一惯例。马孔多创立的第一年一直在探索属于自己的领地,“北京校园足球联赛”、“健康助手”、“高尔夫旅游”、“体育出版”、“体育公关”……这些文件夹,清晰地记录了马孔多元年四顾茫然又努力追寻的过往。

2015年年底,艾国永个人出资的40万元、公关活动赚的30多万元,共计70余万元,依旧不够支付人员工资、房租加上举办第一届北京百里画廊森林马拉松赔进去的钱。

好在,马孔多与北京延庆等地达成合作协议,终于开启举办马拉松赛事之路。在4年时间里,马孔多一共运营12场马拉松赛事,共计3万多人参与,其中包括北京野鸭湖冰雪马拉松、北京百里画廊森林马拉松等颇具特色的马拉松赛事。

北京野鸭湖冰雪马拉松

赛事业务不赚钱,马孔多打造“跑步媒体+跑步装备”模式

2019年,艾国永决定放弃现有马拉松赛事业务,把所有精力聚焦于跑步媒体和跑步装备两个板块。

马孔多旗下新媒体《全民跑步》

“转型,说起来也不难,就是放弃赛事业务,重投入装备业务。至于转型的原因,也很简单,从商业的角度来说,举办赛事,让马孔多从2015年活到了2018年,但赛事的商业价值仅仅是让马孔多活着而已,赚不到钱。如果还这么苦活,一年年地熬下去,会觉得对不起团队,也对不起自己。”

“创业,就是要追逐一个大一点的梦,否则,还不如踏踏实实、安安心心地上班。我们相信,跑步装备离钱更近,更接近跑者的刚需,而市面上跑步装备的品质、功能和价格,总有一个环节,是我们可以超越友商的,这份超越,必然会有益于跑者,我们坚信这份社会价值,坚信这份社会价值会为我们带来经济价值。”

在公司五周年自述中,艾国永透露了因业务转型所遭遇的“黎明前的黑暗”:在失掉赛事的收入之后,马孔多在人力投入上又扩大了一倍,引进了服装和电商的专业人才,并增加了跑步产品的开发和订货。2019年5月,公司现金流为0。艾国永从手机上贷款,解决了5月份的员工工资;6月份,他又通过个人房产抵押的银行贷款到账,把濒死边缘的马孔多又抢救过来。

如今,马孔多已经不再是一家赛事公司,而是主打“跑步媒体+跑步装备”模式的公司,前者为后者提供流量,后者为前者转化变现。目前马孔多员工约20余人,核心团队由在公司工作2年以上的人员组成,分别负责公司的跑步媒体部门和跑步装备部门。

马孔多团队

跑步媒体和装备是马孔多一早就已经有的业务线,2016年,给马孔多制作参赛服的服装加工厂,成为他们第一个供货商,以两件T恤上线为标志,揭开了马孔多进入跑步装备市场的帷幕。

刚开始,马孔多团队中,没有一个出身于服装和电商行业的人才,资源积累、业务摸索长期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线上,从而导致出现了很多问题,踩了不少的坑。

随着业务逐渐熟悉和服装、电商人才的引入,马孔多的产品渐渐增多,原有的办公室放不下了,又租了一个100平米的地方;2017年搬到了北京三环边上一个350平以上的大办公室,40%用来办公,60%用来存货,2019年进一步扩大,在天津租用了一个专门的存货库房。

马孔多原先的办公室库房

“如果说,我们相比于友商有一点点优势的话,那就是我们自带流量的品牌。马孔多跑步新媒体在全网拥粉200万,这些粉丝,不少人转化为我们的跑步装备消费者。没有他们,在电商红海时代,做一个新的品牌,是难以想象的。”

艾国永的“自带流量”是指公司旗下的新媒体矩阵。2014年12月29日,马孔多旗下公众号全民跑步发出第一篇文章,之后又创立了《马拉松助手》。

2018年,全民跑步和马拉松助手合并,马孔多开始专注做马拉松助手,同年上线准备将近半年的跑步论坛小程序“跑步众议院”上线;实现新媒体内容从图文到视频的转变。此外,马孔多还和无锡马拉松组委会、重庆马拉松组委会等达成合作关系,扩大跑圈影响力。

2019年,马孔多跑步装备销售收入约700万元,是2018年跑步装备收入的4倍。艾国永表示虽然年终仍然是亏损的,但和2015年一样,都是可以接受的亏损,甚至这个亏损比2015年更能接受。

马孔多已入驻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

进入2020年,一场疫情让所有马拉松按下了“暂停键”,马孔多也未能幸免。但艾国永很庆幸公司及时转型。“新冠疫情已经不再是武汉的灾难、湖北的灾难,也不再是中国的灾难,而是全世界的灾难。除了占比极小极小的企业可以获利之外,其他企业没有人可以幸免。我们当然也是如此。总体而言,我们是幸运的。如果没有停掉赛事,我们上半年可能完全没有收入而陷入苦苦煎熬之中;并且,我们是纯电商公司,没有线下销售,由此又逃过一劫。与这些重大损失相比,我们2月份收入几乎为零,4月份、5月份无法及时供货,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马孔多从2月份即开始线上办公,3月初开始错日上班。2月份的薪酬,在得到同事们的支持之后,只发放了70%,其余的30%将延期至8月份发放。从3月份开始,马孔多大概率会100%发放工资。

“创业五周年,沦为卖货的”,五周年之际,艾国永在朋友圈里自嘲,一年过去,房款虽然没收回来,但是他也并不担心,“因为它是一颗种子,‘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2020年马孔多会加大对跑步新媒体的投入,打造中国跑步新媒体重镇。跑步装备方面,也依旧会按照去年年底的计划,按部就班地推进,2020年马孔多的营收目标是1500万元以上。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Tags: 跑步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1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