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东京奥运延期第二天,他陪父亲走进协和医院……

2020年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的第二天、3月25日早上,资深体育摄影师于山陪着他父亲,走进了北京协和医院。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国内时,于山的父母在三亚避寒,回京则正值北京严防输入性病例的阶段。于山父亲心脏有不适,需要求诊。

于山的妻女则长住于东南亚某国。新冠肺炎海外“大流行”后,于山妻女返京居家隔离14天。3月24日,于山收到消息,妻女身处的航班有确诊者。

3月24日晚上,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联合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行。此刻,于山却无心记挂那座2000公里之外、原定四个月后踏足的岛屿。

“我失去了主动权”

相比于山,服务于一家大型体育营销公司的萧妍,第一时间切实感受到大赛延期的彷徨。

针对奥运而做好的年度工作表,此刻完全作废。接下来是等待:年度重头项目停摆,工作安排势必重整。而萧妍一时不知道何去何从。

“何去何从”是字面上的意思——这家公司的营销业务不仅面向体育,还有其他版块。萧妍此前听说某些传闻:体育的业务会中止吗?她会被安排到其他业务的岗位上吗?

过了而立之年的萧妍,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置身体育界,调岗意味着完全陌生的新开始。但相比未知的挑战,目前的动荡不居带来更大的心理压力。“现在完全不了解之后会怎么变化。”

“不确定性”,在过去两个月以来困扰着运动员,尤其是为奥运备战的选手。训练备战任务繁重,运动员压力本已巨大。疫情加剧的情况下,运动员心理上难以全情投入,行动上也受到各国禁止群众活动、封城封边境等措施的限制。训练效果进一步受到影响。

奥运按下了“暂停键”

一个名为“全球运动员”的运动员代表组织,曾于3月23日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批评国际奥委会一直举棋不定。当时国际奥委会称将在四周内讨论东京奥运会的各种举办选项,而“全球运动员”认为这是一种“无法接受、不负责任、无视运动员权益”的回应。

“理解运动员精神的人明白,他们会一往无前地努力实现目标。”声明中写道。疫情制造的困难,运动员本欲克服。但正是这种精神,令他们遭遇更大的感染风险。所以奥运会延期若不尘埃落定,运动员始终被笼罩在更浓密的疫情阴影之下。

对于萧妍来说,调岗同样不是无法面对的困难。“我们过去的工作模式,是上级设定目标、我们设计方案实现。在这种工作环境下,我有一种自己拥有‘主动权’的感觉。”然而,企业大策略变化和人事调动,绝大多数人无法参与。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无力感,与防不胜防的病毒一样,倍加令人生惧。

“3月我‘扫街’九次”

于山目前直面病毒恐惧。

父母在家隔离;妻子的父母与妻女一同从泰国返回,在密云的隔离点隔离;妻子带着孩子,符合可在家隔离的情况,在父母家隔离;于山单独住在原本三口自己的小家中。

于山是至亲中唯一可以自由出门活动的人,父母、妻女的物资配给,都由他负责。

往返奔波不同的居所,跟他在奥运赛场的体验颇有相通。于山2008年第一次现场拍摄奥运会,之后三度再访大赛赛场。“拍摄综合性运动会非常疲累,”四年前出发前往里约热内卢前,于山告诉笔者。“既有扛着机器奔波各场馆的体力活,又有为了占据有利位置守在一个拍摄点几小时的消耗,还有所有拍摄完成工作结束后回到媒体村处理图片的后续工作。”

资深摄影师常有腰肌劳损的职业病,原因主要在于器材沉重以及长时间保持固定拍摄姿势。于山也受此困扰,近年工作时开始佩戴保护腰带。

腰带可以帮他舒缓工作过程中的物理压力,但承载不了疫情下的情绪重压。最终还是相机成为排遣工具。“3月份‘扫街’9次,前所未有。”

于山“扫街”作品

“扫街”是摄影爱好者术语,即在街头自由拍摄。于山腰肌积劳成疾,也与近几年工作量倍增有关。镜头本身对于山来说并非单纯的谋生工具,穿梭大街小巷寻找素材,是他提升摄影感悟的必须修炼。之前日常工作挤压了“扫街”时间,于山偶有灵光受限之叹。

2020年,疫情侵袭、国内体育赛事停摆,于山真正“停工”。“肯定要到国内体育赛事重启,我们才能‘复工’。”此前传言CBA恢复比赛,是于山最接近“复工”的时刻。

复工无期,所幸国内疫情明显受控,于山重新将镜头指向城市中的细节位置。有时他个人上路,有时有体育摄影界同行相伴。

快门落下时,世界从动态变为静止,现实的压力仿佛同时被隔离。

最近一次扫街时,于山记录了一对在围蔽的午门前打羽毛球的男女。于山现处于停工状态,但这位体育摄影师又拍下一张运动照片。

“爬坡爬了一半,力气突然卸掉了”

打羽毛球的男女,宣泄着大众热切的运动需求。而专业运动员,在奥运年本怀有更奋进的决心。

与运动员朝夕相对的施华恒,属于“理解运动员精神”的人士。不过他看到的,并非“全球运动员”所说的奥运延期前运动员的不安,而是奥运延期后一切戛然而止时运动员的失落。

“奥运会至少延期至2021年,这种情况下就算运动员们放一个月假,也不会对新的奥运备战有太大影响。问题在于心态的转折,过去两个月,他们都在为奥运梦而努力,现在这一停顿,意味着这些努力都成为无用功。”施华恒解释,为备战奥运前的各类热身赛、资格赛,运动员要按阶段地将自己调整至合适的竞技状态。比赛取消后,这些调整失效,下一次备战还需重头再来。

“就像骑自行车爬坡爬了一半,力气突然卸掉了。你可能需要重新在平地缓冲后上坡,也可能直接从坡上滑下来。”

奥运备战过程艰苦

施华恒在一支奥运项目国家队中扮演发挥专业功能的角色。奥运宣布延期,是其中一种导致运动员重头再来的因素。还有一种影响因素直接来自疫情本身。这支国家队此前在海外训练,发现势头不妙时果断回国。回国后,队伍需要接受严格检测和隔离,训练自然中断。

以“硬汉”形象著称的退役足球名将、前曼联传奇队长罗伊·基恩,表达了对施华恒描述的运动员心态的认同。“作为一名球员,我会在隔离期间感到挣扎。”足球运动员习惯每周踢职业比赛,而奥运体系运动员为奥运四年磨一剑,其在奥运年的憧憬、渴望,更胜于基恩平时的求战欲。

目前队伍的隔离期仍未结束,但队伍上下继续战斗的愿望很强。“隔离结束回到基地,我们将重新开始。”

对于本人的奥运之旅,施华恒的遗憾之情倒不是那么浓。“毕竟明年还有机会,现在还是更想看到运动员调整好心态,大家继续团结冲击同一个梦想。”

“宿管在给中国学生的包裹上写着Covid-19”

并非所有海外游子都能顺利归国。

2012年伦敦奥运会渐入尾声时,时任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透露,奥运村将改造为“福利廉租小区”。八年后,约翰逊已荣居英国首相之职,奥运村也完成华丽蜕变,变成名为“东村”的社区。

小雨就住在东村的公寓,从她房间的窗外可看到“伦敦碗”的面貌。过去二十天里,她曾创造半个月不出门的纪录。

“当时还能网购,所以可以不出门了。现在快递停了,食物等日常物资要出门采购。妈妈听说我昨天出门了,骂了我一顿。”这一天,正是奥运正式宣布取消的一天。

小雨过去从事体育公关工作,去年赴伦敦“再充电”,修读体育管理硕士专业。3月初,学校开始停课。期间海外留学生归国潮已经掀起,但小雨选择留下。“反正机票也难抢。”

约翰逊连日发表有关“不出门”“保持社交距离”的电视讲话,小雨却看到大街上依然不乏人流。“只有10%的外国人戴口罩。”

伦敦体育场(“伦敦碗”)附近仍有行人

(小雨供图)

“外国人”与“中国人”有别,恐怕是除疫情外小雨遭遇的最大挑战。尽管并未亲历外国人迁怒中国人的事件,但小雨的已听说同胞同学所受的委屈。“有同学住在校内宿舍。快递包裹一般放在宿管前台,她取包裹的时候,发现包裹写着‘Covid-19’(新冠肺炎的英文简称)。”

某些欧美人士将佩戴口罩及其他卫生防护物品视为“束缚自由”,谨慎的留欧中国人少不免受到越来越多的区别对待。“同学戴着口罩进电梯,电梯里的外国人说,你有病毒,请不要跟我进入同一电梯。”小雨的同学深感委屈,久久难以释怀。“但我已经做好自我心理建设,做好有类似遭遇的准备。”

海外游子的故事,不尽是血泪史。体育公关事务繁琐,加班加点是常事。从职场人转为学生之后,小雨收获了宁静,以及吸取知识的快乐。“每天上课、看文献,偶尔喝杯下午茶和咖啡,这种悠闲与过去形成巨大的反差。”

伦敦的社会此刻不太平静,但小雨试图自我重塑这种平静。“最根本的策略还是最大限度减少出门。”

线上供应的卫生物资开始紧俏,小雨去了一趟药房。店员从货架深处拿出两瓶免水洗手液,笑着对小雨说:“这是伦敦最后两瓶啦。”异乡陌生人带来的也不尽是冷漠,还有令人彷徨中重拾能量的温暖。

“任何情况下都得先把自己手头上事情做好”

作为内容生产者,温楚耀和雷龙飞在“后奥运延期”时段,也没有放慢工作节奏。温楚耀负责包括社交网络在内的媒体内容管理,雷龙飞则是视频制作的专家,两人分别服务不同的运动员和运动队。

“我认为对于不少当下需要转型的企业来说,现在是十分繁忙的阶段,要争分夺秒地将新思路落实。”温楚耀相信奥运延期并不代表业务全面停滞。“而我们现在主要考虑,如何更精细地塑造客户的形象。”在为奥运备战的时期,内容生产更多集中于战报赛果,理念在于求多求快。现在进入奥运空窗期,反而是挖掘、创作有沉淀力的内容的机会。

雷龙飞的工作包括拍摄和剪辑。拍摄工作目前暂停,但雷龙飞将腾出的时间一方面用于处理已有素材,另一方面系统整理相关业务知识。“之前一直想系统地再学习调色等细节工夫,现在执行起来,感觉收获很大。”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好下半年体育的“报复性”反弹。温楚耀说:“户外体育的复苏会更加早,室内体育可能还得等等。赛事活动展开,产业链全面复苏,包括营销公司、执行公司的业务将回归。国外赛事重启,也会带动国内媒体、彩票行业。”雷龙飞则觉得,“品牌的预算无法落地,会有若干比例转移到线上,专注互联网业务的企业会有发展机遇。”

为奥运发出的欢呼终将到来

迎接“报复性”反弹的前提是熬过这段艰苦日子。雷龙飞是技术骨干,营收的事情有其他同伴负责。他以心无旁骛的态度对待当前工作:“任何情况下,我都得先把自己手头上事情做好。”

雷龙飞的同事,现在已经开始拍摄部分与广告宣传相关的素材。“我个人对未来还是比较有信心。”

在不确定性中,萧妍正在寻回自己能掌控的东西——个人情绪。“疫情是一场对人心的洗礼,我现在需要重新观察自己、认识自己。”

3月25日早上,于山忐忑地走进协和医院;傍晚,于山父亲顺利完成各类验血、CT等检查,已回家休息。

“协和医院的急诊效率很赞的!”于山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Tags: 东京奥运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1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