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东京奥运会大概率延期,但为何总是加拿大带头逼宫?

文|付政浩

当北京时间3月23日加拿大奥委会成为全球第一个公开拒绝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国家奥委会时,东京奥运会延期已是大概率事件。但此刻蓝冠记者更想问一句的是:为何总是加拿大人跳出来逼宫?

加拿大奥委会声明

犹且记得,一个月前的2月26日,当加拿大的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前WADA主席、两届国际奥委会副主席迪克-庞德公开预警“东京奥运会可能取消”时,当时不少人对其嗤之以鼻,国际奥委会内部诟病其“制造恐慌”、“杞人忧天”。但近期随着欧美疫情明显加剧,围绕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延期举办、空场举办还是干脆取消这种四种可能已成为全球媒体热议的焦点,并且,呼吁延期举办的声音开始占据上风。国际奥委会内部也出现了分裂的声音,加拿大的另一位国际奥委会委员哈里-维肯海塞尔斥责国际奥委会坚持如期举办是“冷酷且不负责任”的。

庞德

群情激昂之下,此前,暗示存在奥运延期举办的可能,但坚称“取消东京奥运会”绝无可能,至于空场比赛则是“不完整的奥运会”,日本同样不予考虑。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瑞士洛桑当地时间22日发布声明,表示将在未来四周内完成对疫情的评估,并完成对包括推迟举办在内的东京奥运会举办方案的详细讨论。但即便是四周时间,运动员们和各国奥委会也已不想再等。人心惶惶之下,运动员只想立刻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于是有人率先揭竿而起,公开逼宫。

北京时间3月23日,加拿大奥委会公开宣布不会派遣运动员参加今夏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并建议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这在全球体育界引起震动。虽然此前挪威奥委会、斯洛文尼亚奥委会、美国游泳协会、美国田径协会、法国游泳协会、法国田径协会、德国田径协会或私下致函国际奥委会或在媒体上建议延期举办东京奥运会,但都没有加拿大奥委会的公开逼宫这般来势汹汹。

加拿大登高一呼,率先逼宫,肯定会应者云集。果不其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在疫情得不到控制的情况下,澳大利亚选手将不会前往东京参赛。澳大利亚奥委会则是来了一个半公开的逼宫,通知本国选手做好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的准备。英国奥委会也表态称支持国际奥委会考虑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的可能。如无意外,后续还会有更多国家或地区奥委会明确表态。

鉴于运动员才是奥运会的主角,当越来越多的运动员不愿冒着疫情风险参赛时,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已板上钉钉,无甚悬念。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做出延期决定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当前仅存的悬念在于,东京奥运会到底延期到什么时候,是今年下半年举办还是明后年?

考虑到各大国际赛事日程撞车的隐患、东京奥组委筹备心血毁于一旦的风险、国际奥委会和各大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赛事空窗的财政压力,恐怕四周之内,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也很难拿出一个妥善的延期方案。但无论如何,在现代奥运会124年的历史上,东京奥运会将成为继1916年、1940年和1944年这三届被取消的奥运会之后最命途多舛的奥运会,其悲惨程度恐怕要超过被多国抵制的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发生血案的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

东京奥运会的悲凉命运已是肉眼可见,但为什么总是加拿大人带头逼宫?从一个月前的庞德预警开始,到此前国际奥委会的加拿大委员维肯海塞尔斥责国际奥委会“冷酷且不负责任”,到如今加拿大奥委会率先逼宫发难,这恐怕绝非巧合这么简单。而在加拿大人连续逼宫的背后,究竟是国际奥委会出现了分裂危机,还是这本就是演给日本人看的默契二人转?

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存三大难点:最好今年9-10月举办

综合多家外电报道,东京奥运会延期到何时议论纷纷,但目前最主要的有三种观点:第一,根据疫情动态,暂时延期30-45天,底线是只要在10月份之前能够举办即可;第二,延期到明年夏天举办;第三,干脆延期到2022年举办。另有匿名消息人士透露,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正在根据延期时间不同而给日本造成的经济损失的不同,来制定B、C、D三种备选的延期方案。

东京奥运会延期,面临着修订章程、档期撞车、财政压力等三大主要问题:

第一、如果延期到明后年举办,需要首先修订《奥林匹克宪章》。自1896年现代奥运会举办以来,国际奥委会就一直是四年举办一届奥运会。而国际奥委会的“宪法”《奥林匹克宪章》也明确规定,四年为一个奥运周期,奥运会必须在奥运周期的第一年举办。

之所以这么严格规定,是因为国际奥委会和各个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都要严格按照奥运周期来安排赛事档期。换言之,东京奥运会必须在2020年举办。现在如果东京奥运会要延期到明后年举办,那么首先就必须召开国际奥委会全体大会对《奥林匹克宪章》进行投票,以决定是否可以修改章程。只有章程获准修改,东京奥运会延迟到明后年才是合法的,否则从根本上就名不正言不顺。所以,从这个层面来看,最好的延期办法就是本年内举办。

第二、延期举办会造成赛事大面积撞车。多年来国际体育赛事体系都已经形成了非常默契成熟的赛事日历,在夏奥年份一般不会再举办其它全球性赛事。如果延期到2021年夏天,则会与世界游泳锦标赛、世界田径锦标赛等奥运大项的世界锦标赛撞车。至于延期到2022年,那一年则有北京冬奥会、足球世界杯、达喀尔夏季青奥会以及杭州亚运会等国际大赛。

也正是基于赛事撞车的隐患,所以此前庞德才表态称东京奥运会如果无法如期举办,最现实的考虑就是直接取消而非延期。据不完全统计,如果东京奥运会延期,至少33个奥运项目的全球赛历需要调整。

当然,即便是在今年年内举办,也不能延期太久,最好不要超过10月份。因为原则上,过了10月份,NBA等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也有自身的赛事,不仅全球最顶级的一批体育明星无法参赛,最重要的是,奥运会的版权金主们(NBC这些电视机构)也不会同意转播档期撞车的情况。所以,东京奥运会即便延期,最好在11月份到来之前就成功举办。

第三、延期举办会加重各方的财务压力。首先是东京奥组委筹办压力倍增。东京奥运会已按部就班筹备多年,如今一旦延期,会造成体育场馆、酒店住宿、媒体运行、奥运村运行等多个重大奥运筹办事务的混乱,此外还会招致赞助商、版权商、特许产品经营商等多种潜在的索赔风险。

其次是一些相对弱势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这些单项体育联合会因为项目属性导致商务开发成果比较小,自身的单项体育锦标赛招商能力不足,平日的支柱收入就是四年一次的奥运会分红。如果奥运会延期,意味着他们会蒙受经济损失甚至存在破产可能。

除了这两点外,国际奥委会严格意义上也存在被索赔的风险。虽然疫情这种流行传染病属于不可抗力,但还是存在被索赔的可能。此前据外媒透露,国际奥委会准备了9亿美元的风险资金,主要是就用于应对东京奥运会无法成功举办所引发的经济风险。而澳大利亚媒体公司Seven West此前已公开放话,如果东京奥运会无法如期举行,他们将要求国际奥委会退还全部的版权费。

延期举办的经济损失仍高达6400亿日币

关于东京奥运会取消或延期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因为奥运会涉及到的筹办领域太多,目前很难有精准的评估数字出炉。。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Japan 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高级研究员斋藤润(Jun Saito)说,日本在建设竞赛场馆和增加酒店客容量上已投入了320亿至410亿美元。此外,日本奥组委还成功招募到了30亿美元的赞助费用。此前有专家估算,如果奥运会被取消,日本遭受的经济损失将高达4.5兆日元(折合人民币2881亿元),即便是延期一年,日本的损失也会达到64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410亿元)。日本五大证券公司之一的SMBC日兴证券公司也曾预测称,如果东京奥运会取消,日本GDP会下跌1.4%,大约为7.8万亿日元。整个2020年,日本企业营收将较去年下降24.4%。

至于国际奥委会,奥运会取消同样损失惨重。在其商务开发体系中,除了赛事版权收入每届奥运会可达到数十亿美金外,其招商赞助收入也能达到十数亿美金,单单是现有的14家TOP赞助商平均每年总共要支付十亿美金,此外还有安踏这类全球供应商。一旦赛事取消或延期,国际奥委会虽不至于出现经济危机,但既定的收入起码会受到影响。至此外,国际奥委会还早在2018年就在东京预订了4.6万间酒店房间,用于招待贵宾和自己的委员们,一旦延期或取消,酒店退订成本同样非常巨大。

除了日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外,日本当地原本指望趁着奥运东风大赚一笔并为此为大肆借贷的中小企业也会背负巨大的经济风险。日本原本预测,东京奥运会期间有400万游客来到日本消费,为日本创造6700亿日元(合65亿美元)的消费规模。但如今这些预期很可能泡汤,而为这些消费所准备的酒店、餐饮成本则让大量中小企业主无法承担。“对于那些为奥运会投资、指望奥运会赚钱的公司来说,他们使用了杠杆来筹集资金,所以一旦赛事取消或延期,他们的财务负担将会非常沉重,”斋藤润说。

东京上野区福吉日式旅馆(Fukuyoshi Ryokan)的老板铃木彻(Toru Suzuki,音)说:“现在情况一团糟,业务已经萎缩了70%至80%,奥运期间的预订都已经被取消,我们将颗粒无收。”另一位专门为奥运而专门贷款新建了旅馆的小企业主深瀬刚则直言:“如果奥运会被取消或推迟,我们将被拖垮。我很担心能否偿还抵押贷款。”

加拿大逼宫有渊源:庞德错失国际奥委会主席埋下怨恨

针对此番加拿大奥委会公开逼宫的做法,各方也是议论纷纷。有人认为,这是国际奥委会内部话语权争夺激烈的一种明证,是百年未有的分裂局面;也有人认为这是国际奥委会和欧美国家奥委会之间非常默契的二人转,国际奥委会也已经意识到东京奥运会延期已不可难免,但面对全力投入的东京奥组委又无法主动说不,所以,加拿大奥委会等国际体育组织非常适时的逼宫,其实是在给国际奥委会制造一个借坡下驴的机会。

在国际奥委会体系中,按照《奥林匹克宪章》第四章的字眼严格来抠,国家或地区奥委会是国际奥委会在某个国家或地区的基层组织,并不隶属于该国,而是从属于国际奥委会,需要获得国际奥委会的授权才可以领导本国的奥林匹克运动,在日常事务中需要全权对国际奥委会负责,本国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则是国际奥委会派遣到本国奥委会中任职的。当然,在事实上,放眼当今全球,所有国家的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其实都首先要对本国负责。但无论如何,此番加拿大奥委会的公开逼宫还是让国际奥委会非常难堪。

从2月份加拿大的庞德率先表示东京奥运会有可能取消,到3月中旬加拿大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前加拿大女子冰球选手哈里-维肯海塞尔批评国际奥委会坚持举办奥运会是“冷酷且不负责任”,再到如今加拿大奥委会率先公开逼宫表示拒绝派遣选手参赛,为什么总是加拿大人这么高调地跟国际奥委会唱反调?这恐怕绝不是偶然。

国际奥委会从创立之初的欧洲贵族俱乐部发展到今日的全球最大体育组织,百年间,国际奥委会内部充斥着永不间断的人事斗争和话语权争夺。从国际奥委会主席人选到国际奥委会委员名额分配,从奥运会申办到国际奥委会委员退休年龄界限,从来都是赤裸裸的话语权争夺。

整体而言,欧洲人大多数时间掌控着国际体育组织的人事权,所以除布伦戴奇之外的历届国际奥委会主席都是欧洲人;美国则凭借着电视台的版权合同、超级企业的商业赞助和顶级体育明星的参赛权而逐渐分享话语权;加拿大人则凭借着发达的医疗科研力量和与欧洲千丝万缕的建国文化(加拿大是英联邦国家),从而掌控着药检等技术领域的话语权,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总部就设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前文所提及的两届国际奥委会副主席、WADA前任主席庞德就是加拿大人。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在国际奥委会权力架构中一直都处于从属者地位,澳洲除了国际泳联等单项体育组织外同样没有多少话语权。

多年来,NBC等美国电视机构的奥运转播合同总是最大的,TOP赞助商中总是有一半以上的企业是美国企业。尽管国际奥委会每次奥运分红都会单独给美国奥委会一份,但美国奥委会还是一直抱怨自身对国际奥委会的贡献和回报不成正比。而作为美国地缘上的近邻和事实上的小弟,加拿大同样也是一逮着机会就对国际奥委会指指点点、愤愤不平。在这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生性桀骜、心直口快的迪克-庞德。

庞德

庞德从1978年至今都一直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堪称国际奥委会的多朝元老,早年曾两度担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一度无限逼近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宝座。他曾在萨马兰奇请假时出任过国际奥委会执行副主席,尤其是在盐湖城行贿案中把同时期的另一个竞争者金云龙踩在脚下后,更是自认是萨马兰奇退休后顺理成章的接替者。但不想,却在2001年被后来居上的雅克-罗格击败,这让整个北美都愤愤不平(笔者注:在上世纪90年代萨翁晚年,国际奥委会曾多次上演夺嫡大战,精彩程度远胜宫斗大戏,有兴趣的读者可自行深入了解)。

相比于1978年就成为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庞德,罗格是在1991年才被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1998年才当选国际奥委会执委。但因为他是欧洲奥委会力挺的人选,而欧洲人又把持着国际奥委会的话语权和委员名额的多数席位,所以在2001年选举中,罗格轻松击败庞德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

萨马兰奇(左)与接班人罗格

当然,罗格的彬彬有礼和庞德的傲慢狂妄在当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尤其是庞德妻子曾仗着丈夫之名在亚特兰大奥运会期间违反交规后还怒揍警察,这让很多欧洲籍的奥委会委员以此为由抨击庞德。庞德也因此在2001年大选中票数仅列第三。庞德公开炮轰选举有黑幕,称对萨马兰奇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冲动之下还宣布要辞去在国际奥委会的所有职务。总之,2001年的庞德饮恨罗格胜出,归根结底还是欧洲和北美在国际奥委会内部话语权的较量。

彼时,为了安抚庞德,萨翁在引退之际曾力荐庞德出任WADA主席。但即便如此,耿耿于怀的庞德与萨马兰奇仍就此反目,2007年双方曾在媒体上隔空论战,互相揭底,一向热衷自我标榜清誉的国际奥委会就此被扒掉了底裤。

国际奥委会松口,究竟是内部分裂还是借坡下驴?

具体到此番东京奥运会是否延期举办一事上,尽管挪威奥委会等欧洲地区的国家奥委会也曾私下致函国际奥委会提出建议,但真正掀起巨大舆论声浪并引起外界猜疑国际奥委会内部分裂的还是美国和加拿大人。

美国游泳协会、美国田径协会均曾在媒体上公开喊话要求国际奥委会考虑推迟举办东京奥运会。加拿大则更加激进,除了庞德外,另一个引起争议的加拿大国际奥委会委员就是加拿大冰球名宿、五届奥运会参赛者维肯海塞尔。她公开斥责国际奥委会坚持办赛的做法:“我认为,这场疫情大于奥运会。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国际奥委会坚持举办奥运会是冷酷且不负责任的。”她言辞激烈的批评让国际奥委会的内部讨论升级成为了一种分裂现象。如今,加拿大奥委会率先宣布不派遣选手参赛,更是将这种分裂彻底公开化。

哈里-维肯海塞尔

面对美、加两国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和体育组织咄咄逼人的逼宫,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以“不能毁了运动员梦想”为借口的回应则显得异常苍白无力,缺乏信服力。巴赫曾发表“致运动员的信”寻求获得运动员的支持,公开信称“取消奥运会将会破灭来自206个国家(地区)奥委会和难民代表队的名运动员的梦想,我们敦请东京2020年组委会和日本当局以及所有国际联合会和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所有利益攸关方的充分承诺和合作。”

但巴赫这封信并没有取得想象中的效果,很多选手在社交媒体嘲讽称,巴赫关心的不是选手的梦想,而是钱。最终,

巴赫的公开信惨遭嘲讽

无论如何,留给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的时间不多了,区区四周时间很难想出来一个万全之策,也许最好的办法不是延期到明后年,而是在简单推迟到今年的9-10月份期间举办。但这一备案的问题在于,谁也无法保证,在六、七月就真的能彻底控制住疫情。鉴于国际奥委会才是奥运会真正的主办方,而东京奥组委只是东京奥运会的承办方和执行方,所以东京奥运会是否延期,真正的决定权还在于国际奥委会。

有鉴于此,也有人猜测,其实国际奥委会早已在心中接受了延期举办的客观事实,但他们无法面对掏出数百亿美元筹办奥运会的日本人直接说“不”。在此之前,奥运会只有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才被迫取消了三届奥运会(1916年柏林奥运会、1940年东京奥运会、1944年伦敦奥运会),即便是在1980年代全球处于分裂状态、美苏两大阵营互相抵制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也最终顶住压力得以举办。如果此番由国际奥委会主动说不,将会给世界留下了一个非常糟糕、动摇国际奥委会权威的先例。

经济学人企业网络(Economist Corporate Network)北亚总监大久保琢史(Takuji Okubo)说:“(取消或延期)将给国际奥委会留下一个非常糟糕的先例。未来所有的申办城市都会意识到,举办奥运会有大量不可控的风险,而国际奥委会在面对风险时却选择不站在举办国一方,那么这会使得后来者不敢轻易申办奥运会。”

在全球各国申办奥运会的热情持续走低的当下,大久保琢史所言绝非杞人忧天。国际奥委会绝对不能主动说不,从而给自己留下把柄。在这种情况下,或许由各国奥委会施行逼宫,让日本奥委会真正感受到压力并被迫提出愿意接受延期举办的方案,然后再由国际奥委会出面顺应民意昭告天下,这对于国际奥委会而言才是最理想的方案。

好在,日本本土也已经开始考虑延期举办奥运会的可能。据日本《读卖新闻》的一项电话调查显示,69%的人认为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延期比较好”,8%的人认为“中止比较好”,只有17%的人认为“按计划举办比较好”。而东京奥运会的赞助商之一、日本航空公司在最近一次内部电话会议上猜测,奥运会有80%的可能性不会按时举行。

另据日本有周刊杂志报道,早在上周,日本一些航空公司和大型连锁酒店集团收到了“东京奥运会可能取消”的秘密通知。而日本本土大型企业所收到的这些秘密通知来自何处,其实不难猜出。只是可怜了那些被安倍晋三口口声声坚称“如期举办”所蒙蔽、至今还在为迎接圣火传递而囤积纪念品的中小企业。联系到近期美国议员们根据疫情密报提前甩卖股票而普通股民只能坐视股市连续熔断的丑闻,不禁令人慨叹。从某种意义而言,这个世界借助互联网已透明许多,但仍是一个在靠信息不对称收割平民韭菜的世界。

Tags: 东京奥运会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