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英超抗疫一线中国记者:得知阿尔特塔确诊,我方了

文|郭福瑞

蓝冠记者

“我有点慌。”北京时间3月10日21点10分,田峰晓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样一条动态,并配上了一个皱眉的表情。

令她感到紧张的是,就在她发朋友圈前不久,希腊球队奥林匹亚科斯的老板马里纳基斯在其社交媒体上自宣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这条消息瞬间就让她绷紧了自己的神经。

奥林匹亚科斯老板马里纳基斯感染新冠病毒

田峰晓是英国体育名校拉夫堡大学的在读生,同时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从上赛季开始,她成为了PP体育英超前方记者,主要跟踪报道阿森纳的比赛,作为多年枪手球迷,这对她而言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当疫情迅速攻占英超时,阿森纳成为英超最早出现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的球队,而更令她没想到的是,她的抗疫斗争以如此胆战心惊的方式展开:曾与确诊的阿尔特塔近距离沟通,几天后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之后被英国医疗机构以轻症不捡为由拒绝为她安排就诊……

将时间拉回到北京时间2月28日,阿森纳坐镇主场与奥林匹亚科斯进行了欧联杯1/16决赛的次回合比赛,那场比赛中,奥林匹亚科斯老板马里纳基斯也在场边观战,比赛前后,多名阿森纳球员和工作人员均与他有过寒暄和近距离接触。马里纳基斯当时并未出现任何异样,阿森纳随后按部就班地进行比赛,北京时间3月3日,他们与朴茨茅斯进行了一场足总杯比赛。4天后,他们在主场迎来同城对手西汉姆联。

阿森纳VS西汉姆联赛前,场外鲜有人戴口罩(图片来源:PP体育)

田峰晓全程报道了枪手对阵铁锤帮的比赛。她还以第一视角还原当时英超赛场的防疫情况,标题直截了当:《碰拳代替握手,酋长球场鲜有人戴口罩》。尽管那时疫情在欧洲已有抬头之势,但观赛人群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很少有人戴上口罩,只有个别亚裔面孔会选择这样的防护措施,但赛场内的运动员和教练员们当时已经有所防备,按照英超要求,他们取消赛前握手仪式。据她报道,阿森纳主帅阿尔特塔赛后选择了以碰拳的方式与记者互动,并笑着向大家解释道:“因为现在不许握手。”这一切仿佛说明,疫情离英超赛场还很远。

按照赛程,阿森纳原本要在3月11日和曼城进行一场英超第28轮补赛,但马里纳基斯的自宣一下子让英超的疫情形势变得严峻。阿森纳随即展开了球员和工作人员的隔离工作。当时阿森纳给出的时间点是,球员能够在周五(3月13日)回到球队,备战对阵布莱顿的比赛(原定3月14日进行)。

不巧的是,恰好在马里纳基斯公布自己病情前后,田峰晓突然出现了发热状况。“周二出现了一些不舒服的症状,之后借了邻居的体温计,量了体温,当时是37.2℃,不算很高,吃了退烧药之后就降下来了。”她一开始笃定自己是因为在学校着凉所导致的风寒感冒。但马里纳基斯的新闻出来后,她心头一紧,“同事给我发了新闻链接,我有点担心,那几天症状算是最严重的阶段,乏力、头疼、嗓子哑。”原本笃定的她多了几分疑虑。

她仔细地回想了过去一周的行程细节,生怕哪个环节自己掉以轻心,不慎中了新冠病毒的招。周中采访奥巴梅杨;周末近距离接触新闻官、法比安斯基和阿尔特塔;吃媒体餐;与同事小聚;出现在人群密集的地铁上;赶火车时忘记戴口罩……思前想后,虽然相比窝在家中,自己的行为确实莽撞,有放松警惕的情况,但她仍然相信自己中招的概率很小。

“那几天吃了退烧药,体温降了下来,一直没有回升。”看到体温得到控制,再加上周边朋友的分析劝说,田峰晓悬在半空的心多少淡定下来。

在阿尔特塔确诊前,英超都没打算停赛

彼时,英超仍然没有停赛打算,考虑到自己出现身体状况,为了安全起见,她向PP体育后方团队请假,不去报道阿森纳对阵布莱顿的比赛。“后方领导很重视我的情况,专门让我打了111(英国医疗求助电话)寻求建议,然后反映给英超PLP(英超制作中心),那边给的反馈是没有咳嗽直接认定为不是新冠。”111给出的建议很草率,但考虑到咳嗽是那几天唯一没有出现的状况,她平静下来,恢复了最开始的笃定,继续相信自己的判断。

就在阿森纳眼瞅着即将在3月13日结束隔离,就在所有人以为英超会在3月14-15日的周末恢复如初时,疫情一夜之间在英超各个俱乐部爆发,首当其冲的还是阿森纳,主帅阿尔特塔成为英超第一个确诊病例。听到这个消息,田峰晓立马懵了,在对阵西汉姆联的赛后采访采访时,她和阿尔特塔有过近距离接触,先是碰拳、后又交换话筒,没过几天自己出现发热症状……越想越后怕,刚被她按下去的紧张、恐慌情绪重新涌上来。无独有偶,从未出现的咳嗽症状也在此时见缝插针,所有的思绪将她指向了那个问题:“我是不是中招了?”

田峰晓赛后采访阿尔特塔

“塔帅确诊之后,大家让我把情况再反映一下,我就又打了一遍111。这次我症状都有,但是他们还是回应轻症不给检测,最服气的是,他们说体温需要40度才不算轻症,我当时以为我耳朵坏了。”打医疗求助电话没能获得任何帮助,她又发邮件向学校寻求检测的可能,但最终同样无果。这是由于英国当时做出政策调整,或许是因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暴增,英国公共医疗资源出现短缺状况,英国不再给轻症病人检测,并且呼吁不严重的不要拨打111电话,除非症状恶化。“塔帅应该也是赶上了检测的末班车。”

大约在那条新闻出来后的一个小时,田峰晓逐渐平复了自己极为焦虑的心情。她再次打量着自己:从去年10月赴英读书开始就没离开过英国,基本过着上课、工作两点一线的生活,很少聚餐;采访阿尔特塔当天,他的精神状态很好;自己的症状虽然不舒服,但不是很严重。再加上周边朋友的开导,她比较确定她的症状不是新冠,即便是新冠,应该也在可控范围内。

只身在外留学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自我开导终究是略显无力的安慰,她仍然将信将疑,“一个人有时候不太好判断自己的病情,很容易就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做饭被油烟熏着,就会觉得我是不是肺不太好了?”后续几天的居家隔离中,这样的心理暗示不断出现,她一遍遍重复着从焦虑到平静,又从平静到焦虑的思想斗争。“还好有朋友和邻居送药送菜,一直照应着。”这多少缓解了她时好时坏的心态。

“那几天没什么力气,只吃白水煮面将就着,吃维生素,猛喝水,随时量体温,在被子里捂汗。”这也让她远在国内的父母极为担心。彼时,国外因病毒而兴起的对华歧视瞬间猖獗,英国还提出荒诞的群体免疫策略,这些坏消息都让她父母的担心不断升级。“妈妈真的很担心,前几天她一直劝我回国,我爸比较理智,跟我说我的症状不一定是新冠,即便是,轻症自愈的可能性也很大,不要轻举妄动,但是他也建议我回去,因为英国现在环境确实不好。不过他也一直在劝我妈。”

英国首相鲍里斯12日宣布第一阶段遏制失败,这令很多留学生感到担忧

家人和朋友都在劝说她回国,而且就在英国推出轻症不检测的政策后,身边大批同学都紧急买了机票匆忙回国,但是田峰晓还是没想回来,毕竟自己的情况尚不明朗,长途飞行不可控因素较多,于己于人都不负责,此外,学校当时也没完全停课,她也就没有考虑这条出路。

好在,就在情况千头万绪时,病情终于有所好转,体温慢慢恢复正常,咳嗽等症状渐渐消退,最初的判断基本得到印证。为了彻底消除疑虑,在朋友的推荐下,她又在国内的线上就医平台进行了线上问诊,国内医生详尽的回复让在英国寻求检测无门的她安心了许多,焦虑、恐慌等负面情绪也随着病情被治愈。

从出现状况开始,田峰晓保持着每天都在社交媒体上汇报情况的习惯,3月16日,她终于如释重负,向所有人报了平安:“已经完全没有症状了。”度过了戏剧般的两周后,这个周末,她即将解除隔离限制。但窗外已然变了风景,英国疫情形势愈发严峻,截止北京时间3月21日上午,英国的确诊新冠患者为3983例,死亡177例。3月20日时,英国首相鲍里斯宣布关闭全英国的酒吧、咖啡馆、餐厅、影剧院等公众场所,伦敦开始采取封锁措施。对她而言,度过了这场虚惊后,但抗疫斗争却远未结束。

“之后我也不打算去检测了,这边风险太大,我也没打算回国,所以就乖乖在家修仙吧,指望天气暖和了,也就过去了。”田峰晓如是说。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Tags: 英超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1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