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万通0元压哨接盘天海,权健4年烧30亿难复制

北京时间3月13日,天津天海官方宣布,俱乐部与万通投资控股达成转让协议,将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通控股”)。在中国足协所设定最后期限的第二天,这场疫情期间中国足坛备受关注的股权转让事件终于尘埃落定。

3月5日,天津天海曾官方发文对外招募合适转让对象,并将以零元转让费方式转让俱乐部100%股权。经评估,俱乐部总资产评估价值约为6.4亿~7.7亿元人民币。然而3月8日中国足协致函天津天海,要求其于本月12日前提交审核资料,否则将取消参赛资格。在赢得与时间赛跑后,天海终于得以压哨完成转让。

天海对外发布股权转让公告

天津权健前世:豪掷数十亿,风光无限

说起天津天海这支球队,我们不得不从他的前身天津权健说起。2014年底,在时任天津市某领导牵线搭桥之下,彼时囊中羞涩的泰达与权健创始人束昱辉坐到了谈判桌前。2015年年初,天津泰达改名为天津泰达权健队,球衣上也加上权健的名字,赛前举行了颇为壮观的壮行仪式,此外,权健集团还为每场联赛提供400万元人民币的赢球奖金。

较之同年恒大引入高拉特和阿兰,上港签下孔卡等大手笔,在转会市场投入谨慎且成绩不温不火的泰达与束昱辉的初衷相差甚远。于是在夏季转会窗来临之前,束昱辉决定强挖当时风头正劲的国脚孙可,以增加自己在球队的地位,同时还联系了罗比尼奥、阿德里亚诺等外援,意欲引起更大的风浪,尽管泰达内部以大牌球员将破坏队内薪资结构为由强烈反对。但束昱辉仍私自展开了收购行动,并最终以6600万高价购入孙可。这笔转会刷新了当时的国内球员转会纪录。

孙可6600万转会费刷新当时国内球员转会纪录

这笔交易在2015年6月18日公布后,泰达俱乐部并不承认孙可转会,且拒绝为孙可办理转会手续,导致6600万先生无法出场。权健与泰达几经谈判最终宣告破裂。权健宣布中止赞助天津泰达,孙可被租借回母队江苏再效力半年。

第一次涉猎足球圈的失败,并没有让束昱辉止步不前。反而因为孙可的转会风波,让他多次登上体育头条并接受了无数专访,可谓出尽风头。2015年7月2日,在与泰达分道扬镳之后,束昱辉迅速完成了对中甲球队天津松江的收购,掌握了球队的绝对话语权,雷厉风行也成为他在足球界的标志。在收购前,松江前15轮只赢3场濒临降级,在金元奖励的刺激下,球队后半程一直发力,最终提前多轮保级成功。

权健高价引入巴西希望之星格乌瓦尼奥

2016赛季准备期,志在冲超的天津权健分别以1100万欧元买来巴西新星格乌瓦尼奥、500万欧元买下边缘国脚贾德森、高工资挖来巴西国脚法比亚诺,还以7000万签下门将张鹭、3000万签约赵旭日、2000万引进上港替补球员郑达伦,再加上之前的孙可,组成了中甲的豪华之师,在意大利少帅卡纳瓦罗取代巴西人卢森博格后,权健以当赛季中甲头名身份杀入中超。

2017赛季,天津权健对球队阵容再次进行升级,巴西金童帕托、比利时兽腰维特塞尔、王永珀超等人悉数加盟。在卡纳瓦罗的率领下,权健获得该赛季中超季军,成为广州恒大之后又一支直接拿到亚冠资格的升班马球队。

时任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投资足球一掷千金

2018赛季,葡萄牙人保罗·索萨接替卡纳瓦罗成为权健新任主帅。受到多线作战拖累,权健最终仅获得该赛季中超第9名。但在亚冠赛场上,权健以小组第二杀入淘汰赛,对阵韩国全北现代的两场小组赛踢得荡气回肠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1/8决赛,更是依靠两回合客场进球优势淘汰中超霸主广州恒大,成为该赛季亚冠闯入1/4决赛的中超独苗。

据《第一财经》报道,根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到2018年的三年多时间里,权健在足球领域的投入不低于30亿元,是中超名副其实的土豪新贵。然而无论是全国还是天津市百强民营企业榜单上,人们却从未看到过权健的名字,他们的收入到底有多少,一直是个谜。

天津天海今生:惨遭托管,勉强维持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将权健集团推上了风口浪尖。权健称是诽谤,还发了律师函。对此,丁香医生在微博回应: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丁香医生微博发文,一石激起千层浪

2018年12月27日,针对权健是否涉嫌夸大宣传、非法传销,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联合调查组介绍,经前期工作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于 2019年1月1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

2019年1月13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对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经审查证据材料,告知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并讯问犯罪嫌疑人后,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51 岁的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指向的正是权健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束昱辉。2020年1月8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正式对权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依法进行公开宣判。权健公司被判罚金一亿元,束昱辉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被处罚金五千万元。

随着权健集团东窗事发,刚刚与球队签约的韩国老帅全北教父崔康熙转投大连。2019年年初,权健被天津体育局托管,甚至为了撇清关系,改名为天津天海。不过其唯一的股东仍然是权健集团,2019赛季天海俱乐部运营的费用也是来自权健集团。

继法国锋霸莫德斯特和比利时国脚维特塞尔先后以逃离方式离队后,人气颇高的巴西外援帕托甚至不惜放弃高额薪水,以和平分手方式离队。内援方面,球队中坚力量赵旭日、杨善平、刘奕鸣、张修维等人也纷纷选择离队。随着赛季中期,韩国外援权敬源和中场核心王永珀的离开,权健亚冠时期的主力框架除门将张鹭外已然分崩离析。

树倒猢狲散的天津天海,在2019中超赛场上举步维艰。在相继经历沈祥福和韩国人李林生两任教练后,最终李玮峰临危受命,以教练组组长身份率队保级成功。而在赛季末保级关键阶段,束昱辉之子束长京也曾经出过巨额奖金帮助球队保级成功。

李玮峰率领天海在2019赛季成功保级

然而自身难保的权健显然对足球也不再抱有兴趣。据《南方都市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放弃天海足球俱乐部是束昱辉本人所做出的决定。据悉,天海在2020冬窗依靠转出球员以及中超分红等途径已经拿到约1.5亿元资金,不过俱乐部最终还是决定不再继续坚持。按照足协规定,天海俱乐部在更换了100%股权之后也不能异地搬迁,只能留在天津,天津政府的态度将决定天海的前途。从天津权健到天津天海,从土豪新贵到零元转让100%股权,用时四年半。

4家企业先后接触天海,深圳递补中超谣言不攻自破

在天海零元转让公告发出后,教练组组长李玮峰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球员是吃青春饭的,如果没有天津天海这个平台,他们当中的一些球员可能就踢不上中超了,甚至有些球员可能会离开足球这条道路。不管最后结果怎样,如果天津天海没有了,我也会把所有球员送走,再最后一个离开。所有的是非曲直,时间会给出最终的答案。”

3月9日晚,包括宋博轩、王晓龙在内的多名天海球员在社交媒体上集体发布了《致天津体育局、天津足球协会的一封信》,公开表达了想要生存下去的强烈欲望。在微博上,王晓龙的话或许代表了球员的心声。他表示,发表这封信是因为看到了网上涌出一批别有用心说我们不欢迎新投资人的新闻。我们都不知道新投资人是谁,就反对?简直是笑话!我们是多么盼望新投资人来,盼望能好好踢球!

深足官宣郜林领衔5位新援加盟球队

而在前权健俱乐部总经理丁勇转投深圳佳兆业后,深足递补参加2020赛季中超的传闻曾一度甚嚣尘上。2月24日晚,中甲球队深圳佳兆业官宣郜林、哲马伊利、王永珀、裴帅、郑达伦等5名球员加盟,其中王永珀、裴帅、郑达伦3人均为权健旧部。

3月11日据《体坛周报》报道,深足方面已经接到中国足协电话,通知该队做好递补参加中超准备。深圳佳兆业跟队记者随即辟谣,此传闻实属子虚乌有。被各路媒体不停追问的深圳俱乐部也确认并未接到有关方面任何通知。蓝冠知名国内足球号西北望看台也在3月11日深夜发文,为深圳方面辟谣。

深足跟队记者微博辟谣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黎慧玲报道,万通与天海的接触已达数月之久,但在转让公告发出之后,随着新意向买家出现,直到3月12日晚,这笔交易仍存在很大变数。

从2月中旬,天海尚未决定完全放手时,万通作为投资企业前来与天海谈判。到3月8日,曝出某针对女性消费者企业宝姿被传出接触天海。再到3月11日,曝万通已退出,一家北京企业成为黑马接近签约。直至3月12日,宝姿已退出,半路杀出一家药企但谈判失败,万通控股重回谈判,天海向足协申请延期半天已完成转让。先后至少曾有4家企业与天海就股权转让问题有过接触。

万通入主或因盘龙球场项目,中超准入资格仍需足协确认

据相关资料显示,万通控股是上市公司万通地产(.SH)的第二大股东。万通由著名的“万通六君子”潘石屹、冯仑、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创立,红极一时,后来由冯仑独掌,其他五人退出了万通。2014年,冯仑也选择了退出,此前将壳公司卖给冯仑的王忆会重回万通,成为公司实际控股人。

“万通六君子”从左至右,冯仑、易小迪、王功权、潘石屹

万通地产是万通控股主要项目,目前万通地产下设10家控股子公司和1家参股子公司,均为房地产开发公司。截至2019年三季末,万通地产总资产合计128.98亿元,负债合计50.48亿元,净资产规模为78.5亿元,期内货币资金为23.08亿元。

万通现任掌门人王忆会

据悉,万通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办公楼租赁以及房地产销售,根据其2019年度业绩预告,年内净利润5.5亿元-6.5亿元,同比增长68%-100%,在目前中超保级都动辄投入7、8亿的情况下,这样的资金实力着实难让人放心。

据匿名内部人士透露,天海内部对万通接手存有疑虑,主要担心万通并非真心想搞足球,而是看中了束昱辉留下的占地20万平米的烂尾项目——盘龙球场。据天津市规划局官网的一份公示显示,该地块被备注为“混合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在既有业务中,天津是万通重点布局的城市之一,共拥有7个住宅项目和商业地产项目万通中心。

权健盘龙球场项目概念图

据了解,万通与天海的谈判是由万通控股旗下公司合力万盛代为完成的。该司经营范围包括体育运动项目经营、赛事活动策划、企业营销策划等,2009年英超亚洲杯、2009-12年意大利超级杯到2014年法国超级杯,都是由他们运作举办的。2014年7月,合力万盛以800万欧元收购了荷兰球队海牙,并运作了高洪波、张玉宁的短暂加盟。

张玉宁曾租借加盟荷甲海牙

由于中国足协此前规定俱乐部转让行为需要在1月10日前完成申报。因此在投资方权健与万通达成协议后,能否在工商管理部门进行正式股权转让办理,还需要得到中国足协特批。

而天海虽成功转让股权,但并不意味着球队已确保留在中超。中国足协将对天海所递交材料以及新股东投资实力、资质、实际可行性进行评估后,才会做出是否允许准入的决定。

Tags: 足球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