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孙杨因两点败诉,生涯虽被毁但戳中一药检漏洞

在历时三个多月后,北京时间时间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终于公布“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案听证会”的仲裁结果:孙杨被禁赛8年,禁赛即日起生效。

仲裁书显示,CAS的仲裁小组成员一致认定,孙杨没有足够的理由销毁样本采集器,并放弃兴奋剂检测,孙杨构成事实上的拒检需要禁赛2-8年,而鉴于孙杨就曾在2014年6月出现过违反兴奋剂检测规定而被禁赛,此番属于再犯,故从重处罚,禁赛八年。考虑到1991年12月1日出身的孙杨目前已经28岁出头,禁赛八年则意味着其运动员生涯就此终止,中国体坛现役最具影响力的明星以这种方式结束职业生涯着实令人遗憾。

当然,理论上,孙杨还可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上诉请求法院介入并撤销CAS的仲裁结论。因为CAS位于瑞士,所以理论上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有权撤销CAS裁决。目前孙杨发表声明称已委托律师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中国游泳协会也发表声明称支持孙杨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客观而言,瑞士法院同意介入体育仲裁的几率极其微弱,至于介入后推翻仲裁结果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要知道,体育行业具有自身的特殊运营规律,所以法院在正常情况下向来尊重体育组织行业自律规则,遇到争议的首选就是体育仲裁,法院尽可能不介入和干涉体育仲裁,只有法院认定仲裁程序不正义才有可能介入。据蓝冠查阅资料发现,自CAS于1984年成立以来至今已裁决4000多起案件,但最终仲裁结果被瑞士法院推翻的案件不超过10件,概率之低超乎想象,换言之,孙杨被禁赛已不可逆转,错过东京奥运会更是板上钉钉。

从2018年9月4日发生孙杨拒检风波至今已历时五百余天,期间此事经过国际泳联和国际体育仲裁院两次听证,却得出了两个截然相反的听证结果。国际泳联在2019年1月3日裁定孙杨无罪,这一结果引起WADA抗议并诉至CAS,如今CAS支持WADA并对孙杨从重处罚。两次仲裁孙杨先赢后输很是微妙,这也透露出孙杨拒检案确实有巨大的争议之处。孙杨团队在仲裁时强调的药检官缺乏资质、临时拉建筑工人当尿检等程序漏洞固然是实锤,还赢得了国际泳联听证会的认可,但WADA更胜一筹,在CAS听证会上将程序不当形容为无关大局的瑕疵,孙杨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瑕疵就拒绝药检。

无论如何,孙杨被禁赛这一惨痛教训给国人最大的警示就是,国内体育机构很有必要冷静下来接受当前我国国际体育话语权不足和不熟悉国际体育组织游戏规则的现实。国人有必要从体育仲裁的角度深入剖析孙杨败诉的客观原因,从而吃一堑长一智,进一步吃透WADA和CAS的游戏规则,最终培养出能够制定规则和解读规则的体育外事人才。唯有如此,才能有助于我国未来更好地适应国际体育游戏规则并争夺国际体育话语权。

孙杨输在辩论策略?WADA避谈程序漏洞大谈抗检危害性

2018年9月4日晚的孙杨拒检风波距今已过去五百多天,孙杨方面至今都耿耿于怀的是当晚出现在孙杨面前的三名药检官没有充分合法的授权证件。据新华社此前报道,其中的尿检官后来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一名建筑工人,临时被主药检官(Doping Control Officer, DCO)拉来帮忙,他此前并未接受过任何关于兴奋剂检测类的培训。孙杨则称其在现场用手机拍照、录视频,而且身着短袖、短裤和拖鞋,怀疑不是专业人士。

但在主药检官的坚持下,孙杨带着疑惑完成了尿液和血样采集。随后孙杨给队医巴震打电话告知疑惑,巴震则给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韩照岐打电话,与此同时孙杨母亲给中国游泳队领队程浩打电话,他们均认定药检官资质不全,因此收集的血液样本无效,不应被带走,在与药检官沟通后,保安用锤子砸碎包裹血样的安全容器。最终这次药检没有完成并在国内泳联内部引发第一波争议。于是在2018年11月19日,国际泳联兴奋剂仲裁庭(FINA Doping Panel)召开听证会对此事进行裁决,最终裁定药检程序有争议,孙杨不存在违反《FINA兴奋剂管制规则》2.3条款(“拒绝或不服从药检”)和2.5条款(“篡改或企图篡改检测物”)的行为。原本,国际泳联这次听证属于保密内容,但有人却向多家媒体分发了仲裁内容,当然,国际泳联内斗由来已久,也并非什么秘密。于是,2019年1月,英国《泰晤士报》率先报道了孙杨拒检风波,后续多家媒体暗示国际泳联一直在袒护孙杨。此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公开表示对国际泳联的仲裁结果非常不满,于是向国际体育仲裁院(CAS)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鉴于CAS属于体育仲裁领域的“最高法院”,所以CAS一旦作出裁决,各方就必须服从。如今CAS的裁决结果则是支持WADA,孙杨被禁赛八年,不排除后续国际泳联也会因为此事产生连锁反应,甚至出现澳大利亚和英国方面一直希望的高层大洗牌的局面。

虽然在CAS听证会上孙杨方面阐述的主要是药检官程序不正义,即药检官缺乏合法授权文件,但WADA方面更多强调的则是,鉴于当前反兴奋剂形势异常复杂,各方应遵循兴奋剂检测的“严格责任”惯例,即便规则有漏洞或瑕疵,即便运动员利益被侵犯,也必须优先完成兴奋剂检测任务,运动员可以在事后对检测规则漏洞进行投诉。而孙杨不仅没有完成药检,反而毁掉容器,性质恶劣,必须严惩。若是对其网开一面则会让后来人形成援例的恶劣影响,对整个体育反兴奋剂事业都会造成不良影响。

换言之,WADA认为,如果此番以程序有漏洞的原因而不处罚孙杨,那么大量运动员都可以以程序瑕疵为由来挑战此前的裁定结果,甚至干脆援引孙杨这一案例来彻底推翻此前的判决结果,那是WADA和整个反兴奋剂事业都无法承受的。

必须指出的是,在整个听证过程中,WADA非常讲究辩论策略,他们不是针对孙杨抛出的问题来回应程序是否正义,而是努力把这些违规部分描述为无关大局的瑕疵,重点强调这些瑕疵无碍这是一次正常的药检过程,而孙杨因为一点瑕疵就没有完成药检则属于违规。在整个仲裁过程中,WADA的律师多次通过提问来证明药检官资质不全属于瑕疵。

比如,WADA律师强调,药检官受雇的IDTM此前已经通过现有的授权文件为全世界的游泳选手做过次药检,单单2018年就采集了3200个样本,除了孙杨外并无人质疑药检官的资质问题,这从侧面说明现有的授权文件是可行的。为了强化这一点,WADA律师多次让孙杨方面确认“自己是自愿配合抽血”。而在WADA看来,只要运动员自愿配合抽血,就意味着这是一次正常药检的开始。

此外,WADA律师还询问孙杨,“IDTM对你药检了60次,但你唯一一次有疑问的就是这一次采集,其他任何一次好像都没有类似的问题,是这样的吗?”、“在你的记忆当中,其他59次IDTM的药检中,他们是否向你出示过不同的证件?”通过这些提问,WADA律师试图给外界强化一种思维方式:即便授权文件不完整,孙杨过去也认可了这一点,为什么这一次却要抗拒检查,是否是因为“做贼心虚,试图通过不接受检查掩盖自己使用兴奋剂事实”?

不得不承认,WADA选任的仲裁员和律师都是顶级仲裁高手。WADA的仲裁员Romano F. Subiotto是英国大律师,是参与过CAS裁决最多的仲裁员之一,非常熟知CAS的仲裁风格。而WADA的法律代表主要是美国著名体育律师理查德-扬(Richard Young),环法七冠王阿姆斯特朗就是败在他的手下。此外,他还是《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主起草人,在解释规则方面占得先机,尤其是涉及此番药检人员的授权文件是否完整方面,他将此解读为无足轻重的小瑕疵,而不是足以导致出现药检样品被篡改的大漏洞。

孙杨团队方面显然知道理查德-扬的厉害。孙杨团队和国际泳联曾向CAS提出质疑,因为理查德-扬曾在国际泳联任职,此番出任WADA诉讼律师,涉嫌利益冲突,但CAS驳回了这一要求。

此外,WADA在仲裁会还有意无意强调孙杨有兴奋剂前科的客观事实。众所周知,孙杨曾在2014年因为误服曲美他嗪而被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禁赛三个月。虽然这是误服,并且当时WADA完全认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对孙杨的处罚结果,但此番WADA在听证会上反复强调这个事实,其意不言自明。并且,《世界反兴奋剂条例》规定,拒检可以被禁赛2-8年不止,而WADA坚持要求,孙杨属于再犯,必须从重处罚。总而言之,WADA的结论就是,无论如何,孙杨都没有“令人足够信服的理由” (compelling justification)在采集完血样后又砸毁容器。而最终,CAS的仲裁结果选择支持WADA的观点。

在蓝冠看来,孙杨输掉仲裁有两点直接原因:除了WADA律师确实能言善辩、辩论策略选择高人一筹之外,CAS自身也有顾虑。毕竟在CAS目前裁决的四千多个体育案件中,兴奋剂案件占据了绝大多数,如果此番允许孙杨以程序不正义而逃脱惩罚,那么CAS此前判决的那些案件恐怕也会被要求逐一重审,毕竟药检程序长期以来就存在孙杨指控的漏洞。CAS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孙杨而为自身埋下被大量翻案的隐患。

孙杨虽败仍戳中药检程序漏洞,WADA紧急通过两项法案

对于孙杨而言,在某种程度上,他对药检程序有漏洞、药检授权文件不充分的抗议也揭示了当前国际体育组织反兴奋剂工作中存在不足之处,尤其是在尊重运动员利益方面有明显的漏洞。糖糖尿检官居然可以是临时拉来的建筑工,万一尿样出现问题,这一责任到底该由谁来承担?

事实上,在CAS听证会上,孙杨的律师就专门提问IDTM代表,药检派出的人员是否都有合法的证件?IDTM回答是,但又补充说由于IDTM还在运动员所在的国家聘请外包人员,所以并不是所有的人员都持有IDTM资质,而不管他们是不是有相关的资质,这都是在IDTM合法授权范围内的,他们没有义务向孙杨去出示授权文件。

但客观而言,这属于一个严重的风险漏洞,因为IDTM经常在各个国家临时聘请兼职药检官,这样可以节约长期雇佣费用和往返差旅费,虽然此举足够经济划算,但显然不够专业。据媒体报道,在我国兼职猫网站上有2017年招聘运动员检查专员(DCO)的信息,报酬为300元/小时,工作内容是“经过国际相关运动协会授权,抽取运动员血液及尿液送检”。这种兼职人员真的能做好如此专业的运动员药检工作?显然,这是不合理的。而IDTM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漏洞,在孙杨抗检风波后,IDTM在中国再检查中国运动员时就只肯让主药检官一人执行任务。

在WADA看来,即便运动员有疑问,也应该先配合药检然后再抗议。“运动员最明智的做法是在任何情况下均先遵从检查官的指令提供样本,然后再提出抗议,运动员有疑虑时也不要去冒着违规的风险拒检”。WADA认为, 孙杨当时的反应是不合理和不必要的。但问题是,孙杨此前在2017年就曾在某次药检中对药检官的资质和授权文件提出质疑,并且把质疑直接写在了兴奋剂检查单上,但他的反馈意见从未得到回应,2018年抗检风波从某种意义上就是2017年质疑的升级版。

或许是意识到孙杨案件中存在巨大争议,WADA已经火速作出了补救。在2019年11月的世界体育反兴奋剂会议上,WADA通过了《运动员反兴奋剂权利法案》和《保护隐私和个人信息国际标准》,开始强调运动员除了有配合药检的义务,也在药检过程中有多种权利:“在样本收集过程中,运动员有权查看兴奋剂检查官的身份,有权要求提供更多关于样本收集过程的信息, 被告知进行样本收集所依据的机构的权利……”

考虑到这两个文件出台的时间节点很微妙,以及WADA在听证会上拒绝正面回应孙杨程序漏洞的质疑,显然,WADA也意识到了孙杨抗检风波中的药检人员也并未全无过错。孙杨虽然被禁赛,但必须承认经他一闹,WADA也不得不加紧完善自身的程序。

孙杨性格乃酿成风波主因,国际泳联曾批评其愚蠢

长期以来,运动员从小都被教育要绝对服从药检机构的要求,一旦不服从就会被从严处罚甚至毁掉职业生涯,所以无论药检程序是否真的存在漏洞,过去多年,体育运动员很少敢公开质疑药检人员。但随着近年来职业体育日益发达,越来越多的田径、游泳等耐力性选手也开始像足、篮球巨星一样在各方面享有超高的巨星待遇,而当这些习惯了巨星待遇的选手面对那些冷面冷言的药检官时,自然会有忍不住提出要求检查证件和授权文件的冲动。

而作为中国体坛难得一见的性格明星,孙杨更是经常做出不乏争议的惊人之举。毕竟,孙杨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位男子奥运游泳冠军,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泳坛超级巨星,个人成就无人能及,在国内早已养成这种藐视权威、挑战权威的个性。联想一下过去他的那些争议事件,再看看他此番敢于当面质疑药检官资质不全并为此酿成抗检风波,看似出人意外,实则也在情理之中。

无论孙杨在事发当晚有多大的疑虑,无论巴震和韩照岐对他发出了什么样的建议和指示,他都应该更加慎重地采取行动。毕竟,过去他的诸多性情之举造成的影响主要在国内,无论如何都会有人出面帮其解决,但一旦与国际体育组织的药检官发生争执,则绝不是国内某个协会或运动中心就能顺利协调的。

而回顾2019年1月3日国际泳联听证会的判决词同样耐人寻味。虽然国际泳联认定孙杨无罪,但裁决专家还是直言不讳地对孙杨提出了告诫和批评,当时的裁决报告指出孙杨只是“险胜”(a close-run thing),并警告孙杨的行为“基本上是一场赌博,赌运动员对复杂形势的评估会占上风,这让兴奋剂专家组感到极端愚蠢(foolish in the extreme)”。赌博、极端愚蠢,国际泳联这一评论足以发人深思。

无论如何,孙杨的职业生涯大概率就以这么一种方式结束了,不幸中的万幸是,CAS裁定他可以保留所有冠军头衔,也许这些荣誉可以帮助孙杨在他喜爱的综合节目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全新赛道。而对于正在实体化改革进程中的中国单项体育协会而言,孙杨一事最大的启示就是要认清中国在国际体育组织的现状,痛定思痛,培养一批能够真正进入国际体育组织核心决策层、真正拥有规则解释权的体育外交人才。

Tags: 孙杨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