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泳镜变护目镜冲锋衣改防护服、捐赠1.38亿,13大体育品牌为抗疫“输血”

疫情围城之下,几乎整个体育产业都受到冲击,运动品牌也未能幸免,线下店关闭,库存积压,一季度业绩严重受挫,股价更是大跳水。

然而市场的一时失利,却阻挡不了运动品牌们驰援武汉的决心,在本次驰援武汉的行动中,13家体育品牌共捐助1.38亿元。原本属于运动范畴的装备在这场战“疫”中有了新的角色:泳镜变护目镜、冲锋衣厂商转产非医用防护服。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斗争中,运动品牌们也同样有了新的任务:驰援武汉,复工复产。

武汉医院护目镜不够,迪卡侬捐赠副泳镜救急

1月26日,正处于疫情高峰期。这一天,武汉所有医院发热门诊24小时接诊,全国30个省(区、市)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线上线下购物平台的口罩、医用护目镜早已售罄,一些医院甚至只能将使用过的护目镜、面屏等清洗消毒后反复使用,还有医生用透明文件夹和粗双面胶自制护目罩。

1月26日凌晨,迪卡侬员工收到多个来自医院第一线的求助信息,求助采购护目泳镜用于眼部防护,之后又陆续收到约百家医院的申请。迪卡侬团决定将产品直接捐赠给医护人员和抗疫一线工作人员(警察 社区工作者),并快速成立专项小组筹集物资,联络运输,最终迪卡侬联合其合作伙伴捐出所有库存商品,累计捐赠副护目泳镜。

据了解,并非是所有泳镜都可以被当作医用防护目镜。只有大框护目泳镜可在非常时期供医护人员临时替代医用防护镜,进行眼部防护。“这款护目泳镜一开始是医院指定采购,我们知道是一线医院的需求,所以就选择了捐赠,而且与更多医院联系,如有需求可以请货。”

迪卡侬泳镜

据迪卡侬相关负责人介绍,护目镜有很多类型,医用、工业用、民用、运动、骑行、游泳的等等,其区别在于产品标准要求不同。“护目效果主要看几个重点指标,比如密封性等等。所以我们并不是提倡泳镜可以替代专业医用护目镜,而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可以应急。”

一位医护人员告诉蓝冠,护目镜泳镜的密封性和防雾作用较好,在没有专业护目镜的情况下,泳镜也可以满足防止飞沫接触眼球的需求,只是戴久了会有些不舒服。

同时,负责生产迪卡侬护目泳镜的东莞工厂也提前复工,负责迪卡侬口罩、泡腾片、酒精洗手液生产的工厂都取消了假期,春节期间加班加点生产,保障市场供货。截止目前,已有159家医院、卫生院和社区医院接收到迪卡侬护目泳镜。

武汉寒潮来袭之时,医院不能使用中央空调,一些前往武汉支援的医护人员并未准备抗寒衣。物在了解到一线医护人员保暖物资短缺的情况后,迪卡侬品牌团队联合生产团队,再次捐赠防寒保暖羽绒服1578件,加上泳镜,总计捐赠超300万物资。

医护人员对迪卡侬捐赠表示感谢

冲锋衣+无菌手术衣充当防护服

防护服和护目镜一样短缺,据了解一所医院每日需要消耗三百多件医用防护服,且都以前线医护人员为先。据探路者相关负责人介绍,探路者公益基金会曾连夜筹备上千件套绒冲锋衣通过“疫区物资绿色通道”发往武汉,很多医生在防护服实在缺乏的情况下,会使用这批冲锋衣,外面套一层无菌手术衣进行紧急隔离。

冲锋衣外套无菌手术衣进行紧急隔离

据介绍,探路者部分冲锋衣所使用的材料,在防飞沫之外,确具备有效阻隔病毒的功能。

不过,探路者的研发人员称,虽然冲锋衣能起到一定防护作用,并非是为防护环境而设计,所以它并非是封闭的结构,并不能够完全替代医用级别的防护服,在防护服缺乏的条件下可作为内层使用,也可用作非一线人员日常防护。

此次探路者共捐赠价值500万的物资支援疫区。此外,公司利用自身在相关领域的技术研发及生产组织能力,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积极开展非医用防护服等防护物资研发及组织生产,同时增加了辐照灭菌流程。同期,公司也拟新增经营范围“组织生产、销售防护服,销售医疗器械”。

探路者紧急驰援武汉

”非医用防护服初期单日供给量预计在5000件,前几日产出的第一批非医用防护服已交付武汉相关单位,同时探路者也将持续非医用防护服的生产,进一步提升供应能力,预估最高月产量可达到30万件”。

探路者生产非医用防护服

"这次疫情对整个零售行业来说都是个严峻挑战。一方面,当季销售收到较大冲击,为保障一线员工安全,同时也面对萧条的客流,各大零售品牌不得不采取暂时关店、缩短营业时间等措施,一季度线下营收难免收到重创。另一方面,疫情对产业上下游都带来一些困难,物流减缓,工厂复工难,连户外广告拍摄都得延期,这些对于今年上半年原定计划的开展都有较大影响。"

同时,探路者负责人表示,企业遭遇这样的黑天鹅事件,应当做好四个方面的应对:

一、社会责任:在灾难面前,企业应当根据自身优势,力所能及参与赈灾;

二、稳定经营:全员线上复工,健全隔离机制,充分装备及防护,精神面貌建设;

三、随机应变:产品上防疫产品快速反应,渠道上小程序,形式上直播,让零售企业在特殊时期升级连锁门店的数字化系统,灵活改变经营策略,全面赋能门店和导购,快速开展社交零售业务,借机涅槃重生;

四、长远打算:在经营角度,一方面充分准备迎接疫情后的出行消费反弹;另一方面,柔性供应链。在战略布局角度,也以此次为契机强化探路者品牌的自主研发优势,同时扩展医疗物资的生产范围。

抗击疫情,体育运动品牌捐款、捐物1.38亿元

安踏、李宁、三六一度、耐克、阿迪达斯、特步、鸿星尔克、三夫户外、斯凯奇、中国动向、乔丹体育等运动品牌也加入了此次驰援武汉的行动中。

疫情发生至今,安踏集团共捐款、捐物3100万元。1月25日安踏集团便率先向中华慈善总会捐赠1000万元现金,用于救助、奖励和表彰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奋勇作战的一线医护人员;2月11日再次向湖北省武汉、黄冈、孝感、襄阳等疫情较严重的地区捐赠价值2000万元保暖物资;2月17日安踏再次向黄冈的一家县级医院捐赠100万元现金购买负压救护车和医用消毒机,将物资送到自护人员手中。

1月29日,中国动向(集团)有限公司携手旗下Kappa品牌、Phenix品牌,捐款人民币600万元,驰援全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1月30日,李宁湖北分公司即时向湖北荆门市红十字会捐赠100万元以及部分一线亟需的医疗物资。与此同时,李宁集团通过中华慈善总会追加捐款1000万元,用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

1月30日,鸿星尔克集团捐赠价值约1000万元物资,其中包括口罩、消毒液、防寒服等协助疫情控制的物资。

1月31日,三夫户外向武汉市第四医院和其他有需要的医疗单位捐赠价值100万元援助物资,之后又向第二批应急医疗队全员捐赠自有品牌阿尼玛卿Anemaqen防水保暖冲锋衣和户外鞋。

2月4日,耐克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1000万元。

2月9日,斯凯奇向中华慈善总会捐赠500万现金,代采购医用外科口罩、防护服等急需物资,以及价值500万元保暖羽绒服及鞋履。同时,斯凯奇中国CEO首席执行官陈伟利拟以个人名义捐赠100万元。

2月10日,阿迪达斯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赠1000万元。

2月14日,特步集团定向湖北的一线医护人员,捐助总价值2000万用于抗疫和防寒保暖的物。

三六一度集团第一时间在美国紧急采购了2000套医用级别的护目镜和防护服,之后又通过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向湖北省捐赠价值人民币1000万元的御寒及运动服装。

2月中旬,乔丹体育捐赠价值1000万元的棉羽衣物及防寒物资,通过福建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与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将物资捐赠给湖北黄冈与宜昌的疫情灾区。

对体育运动品牌来说,这个春节可以说是损失惨重,在《 疫情下不服输!从安踏李宁到创业公司,体育产业开启自救之路 》一文中,我们曾描写过这次疫情对企业所带来的影响,不过我们相信这些都只是暂时的,特别是近期疫情连日好转,各大品牌也开始逐步复工复产,和健身行业一样,不少运动品牌表示,品牌在打好防疫战的同时,应该及早充分准备迎接疫情后的消费反弹。

Tags: 迪卡侬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2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