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体育 蓝冠(www.hrbsmty.com)在线体育资讯

中甲中乙9队退出!中国足球烧钱烧出“最冷寒冬”

二十四节气之首的立春,本应是一年伊始,万物复苏静待春暖花开。然而寒冬中的中国足球,却迎来史上最猛烈的一次集体退出潮。2月3日17时,是中甲联赛、中乙联赛和中冠联赛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截止期限。令人遗憾的是,多支球队未能按时完成提交,广东华南虎俱乐部更是通知球员和工作人员,俱乐部正式解散。

2月4日,中国足协在其官网公示了中甲中乙球队的工资表情况:中甲方面,上海申鑫、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3队未提交;中乙方面,南京沙叶、福建天信、大连千兆、银川贺兰山、延边北国、吉林百嘉6队未提交。这些球队将全部退出2020赛季的中国足坛!

广东华南虎成中甲解散第三队,辽宁宏运上岸存疑

为了让更多俱乐部能够顺利过关,中国足协在1月15日决定将中甲和中乙俱乐部的上交工资确认表日期宽限到1月31日,随后再次延期到2月3日。但即便如此,仍无法改变部分中甲、中乙俱乐部生存状况不理想,游走于破产边缘的现状。

2月4日,四川FC俱乐部发布官方微博,正式与球迷道别。文中写道,“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愿君多珍重,山水有相逢。过往六年,感谢有你,愿大家一切都好!”

2月4日,四川FC发布官微与球迷作别

2月3日,根据《足球报》官方微博消息,广东华南虎俱乐部正式解散,成为继上海申鑫、四川FC后,第三支寿终正寝的中甲俱乐部。

早在2019赛季中段,上海申鑫即将解散的消息便一度甚嚣尘上。一旦申鑫中途解散,将带给中甲联赛一地鸡毛的同时还有可能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上海足协经过多方努力,最终让申鑫“苟延残喘”地走完了中甲最后一段旅程。

申鑫之外,四川FC也曾因“欠薪”屡屡登上媒体的头条。广东华南虎和老牌劲旅辽宁宏运的生存状况同样不遑多让。甚至就连被认为根正苗红的北体大也一度传出了欠薪传闻。即便是一些中上游球队,面对冲超机遇也显得力不从心。上赛季中甲联赛末轮,贵州恒丰和长春亚泰斗志尽失,拱手将冲超资格让给了赛前并不被看好的石家庄永昌。

2017赛季成功冲甲时,梅县铁汉(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前身)还曾发放2500万元的冲甲奖金。2018赛季征战中甲,球队曾大手笔引入穆里奇、阿洛伊西奥等大牌外援。但最终高开低走赛季末仅位列第14位。而刚刚结束的2019赛季,广东华南虎最终也仅排名第11位。

2017赛季,梅县铁汉(广东华南虎前身)发放巨额冲甲奖金

据悉,近两年由于球队老板主营业务业受到大环境影响,现金流遇到问题,直接导致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出现了延迟发放工资和奖金的情况。在谋求转让的过程中,此前意欲接手的佛山龙狮母公司因为转让价格太高而放弃。公告中,广东华南虎转让的价格高达1.8亿!

无独有偶,据知情人士向蓝冠透露,目前同样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辽宁宏运在谋求转让的过程中,要价不低于2亿的同时还要求接收人代缴3亿税款,共计5亿的总价着实吓退一众买家。

本次足协公示将持续到2月7日17时,这就意味着,即便辽宁宏运已在最后一刻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但能否确保已彻底“上岸”仍有待时间去检验。

中甲扩军计划或暂时搁浅,足协面临两难抉择

2019赛季,中国足协曾提出在2020赛季将中甲参赛球队扩军至18支,因而实施了“升三降一”的政策,除了垫底的上海申鑫降级并解散外,沈阳城建、成都兴城和泰州远大升入中甲,中甲扩军为18支球队。

但随着四川FC和广东华南虎的相继退出,中甲已回到了此前16支球队的规模,是否按照原计划扩军,中国足协面临艰难的选择。首先要解决的是辽宁宏运是否过关的问题,如果足协严把审核关,取消辽足资格,那么上赛季排名中乙第四的苏州东吴,将是增补的第一选择。如果足协放辽足一马,那么苏州东吴只能寄希望于足协扩军。

辽足能否留在中甲,将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果辽足过关,足协按照原计划扩军,那么苏州东吴肯定获得一个名额,此前苏州东吴也曾有过欠薪传闻,但最新消息是已经得到了解决。另一个名额原本属于中乙第五的河北精英,但河北精英与中甲球队北体大同为一家法人,因存在关联关系而不能冲甲,所以另一个名额将会给排名中乙第六的江西联盛。如果联盛无力征战中甲,那名额会给排名第七的淄博蹴鞠,而淄博前两天也曾被曝出欠薪问题,因而恐对征战中甲力不从心。

受疫情影响,本赛季中甲联赛延期已成既定事实。一旦中甲扩军,球队增多,将进一步压缩本就十分紧张的赛程。此外中甲扩军后,中乙球队参赛数量将无法得到保证,加上足协公示的多队已选择退出,中乙联赛的竞争力势必会大幅下降。

上海申鑫无缘新赛季中乙联赛

目前结合多方消息,中国足协很可能选择暂缓中甲扩军计划,到2021赛季再视具体情况决定。但这样多少会损害足协的公信力。此前两次延迟中甲、中乙的工资表上交时间,已经让足协的威信受损,不知足协最终将会作出怎样决定。

地产开发商泡沫破灭,中小企业受制财力无以为继

身处经济寒冬,又遭遇突如其来疫情,看似成为了本次中甲、中乙俱乐部大规模退出的主要原因。但从本质上讲,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约等于中国房地产联赛。

曾几何时,中超联赛迅速崛起,一度被誉为“世界第六大联赛”,背后最大的推动力就来自于房地产。以恒大入场为分水岭,大量的房地产商挥舞着金钱大棒排队鱼贯而入。恒大王朝的缔造,以及随之营造出的中超盛世,与房地产的大繁荣休戚相关。大牌外援风云际会,本土球员的合同也水涨船高。

广州恒大完成八冠王伟业,追平大连实德

几亿,甚至几十亿,对于房地产开发商而言并不伤筋动骨。他们通过投资足球既可以提升品牌价值,还可能从其他领域获得弥补。至于足球俱乐部是否盈利,并不在房地产老板们优先考虑之列。在地产商积极参与之下,中甲、中乙联赛一度也热闹非常。球员的合同溢价严重,泡沫撑起了中国足球的表面繁荣。

足球这座贫瘠的矿产总有被挖空的一刻。投资足球俱乐部的品牌价值会呈现边际效用递减,所能攫取到的其他资源也是有限的。特别是最近几年,随着房地产市场行情看衰,导致那些被挤掉泡沫的中小型房地产商无力继续烧钱行为。

尽管在此过程中,中超联赛所受波及有限,但依然引起了中超投资人的警示。然而中超的泡沫,在低级别联赛里却产生了放大效应。中甲、中乙俱乐部没有造血能力,又缺少媒体曝光,在与各方的博弈中缺乏资本,投资人不可能对年复一年豪掷千万却听不到回响而无动于衷。

限薪令难以令投资人回心转意

2019年12月,中国足协曾及时出台新赛季限薪令试图扭转这一局面。但,限薪却难以令部分投资人回头。当俱乐部无法成为赚钱生意,所谓的限薪也只不过是让他们少赔钱而已。

当经济处于下行通道,且足球俱乐部附加价值不断下降时,很多中小企业投资人受限于财力只得四散而去。中国足球的漫长寒冬仍在继续。

Tags: 中甲

发布: 蓝色冠军 分类: 体育产业 评论: 0 浏览: 3
留言列表